菜单

真实鬼故事之凶宅

2019年3月10日 - 永利皇宫生活

  如果出门需要“打车”的话,起车费2元钱人民币。(对外国人他们会狠宰一刀,但有个5、6块钱也足够了)。

 
 住了一段时间,镇子里人们猜测的意外并没有发生,这四口人一直住在房子里相安无事。一直到了2015年的时候,这家的小两口生了一个孩子,小两口每天在镇里打工,老两口就在家里照顾孩子。孩子是年前出生的,过完年没几天,孩子的妈妈就回到打工的地方继续上班了,每天都是用吸奶器把母乳吸出来,存放在冰箱里,第二天给孩子吃,这样不耽误工作。

  印度人没有户口的概念,想在哪个城市生活就在哪个城市,不需要任何手续,也不需要任何费用;只要是没有人住的地方,都可以去住,没有人管。我就看到很多人住在国会广场(其宏伟规模和政治地位相当于我们的天安门广场),没人管的。印度人一般不需要买房。新德里城区里有大片的空地。需要房子住时,就在城里找一小块地方,找人把房子盖好,就可以住进去了。当地法律规定:在一块土地上,谁在上面盖房子居住谁就是这块土地暂时的主人,如果在这块地上生活了30年,就永久的拥有了这块土地,政府也没有拆迁的权力,所以,整个印度都没有高速公路,因为没办法拆房子。有人一定会想:多占一些地,卖出去行不行?不行!因为到处都是空地,所以土地是不值钱的;另外,印度人也比较懒,他们觉得大小只要够住就可以了,也想不到多占一些土地将来卖掉。

 
 这天有一个工人休息,于是就去后山爬山放松,在山上捡了不少的蘑菇,拿回到家里做了蘑菇炒肉,跟同伴们一起分享。没想到这个工人采集的蘑菇里有毒蘑菇,结果四个工人全都中毒了。而他们都不是本地人,也没人去他们住的地方串门,所以他们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去世多时了。第二天因为四个工人都没有去上班,养牛场老板以为四个工人前一天喝多了,于是便来他们住的地方叫他们,结果只见到了四具冰冷的尸体。

  第三章 谁剥夺了我们快乐的权力?

 
 出了车祸之后,三个工人和养牛场老板都被撞变形的汽车卡在了车里不能动弹,再加上当时喝完酒都意识不清醒,第二天有路过村民发现车祸之后,第一时间就叫来了救护车,可惜为时已晚,最终经过鉴定,他们虽然在车祸中受了伤,但导致死亡的却是因为冰冻,这四个人是被活活冻死的。

  在这个国家没有“面子工程”,很多政府机关都是三、四层的小破楼。最令我惊讶的是,有一天零上47摄氏度的高温,我去移民局和电信局办事,发现那里面竟然连空调都没有。在新德里最漂亮的建筑就是亚洲各国的使馆(尤其是中国的),还有……(一会儿再说)。总而言之,他们的政府绝不会去投资几十亿、上百亿去修什么大剧院、世纪坛、奥运村,也从来不在体育运动上投资;政府的钱基本上都用来搞教育、扶贫、还有军事;与中国根本不同的是:议员们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如何改善穷人的生活,而不是如何盖楼、修路、收税、,为自己造政绩。也就是说:在中国,衡量官员政绩的是GDP、税收和与上级领导的关系,硬指标是GDP和税收,没有人关心民众的死活;但是印度官员的衡量标准是改善贫民生活的程度,这是硬指标。当然了,印度的贪官比中国还多,几乎所有的官员都会索贿,但是幅度比中国小的多,通常只是收点办事费,其金额大概在人民币几十块钱左右,还是很物美价廉的。

 
 半年时间里,住过这个房子还有跟这房子有关系的人已经死了十个人,镇子里可以说是谈房子色变,这栋房子也成了镇子里的禁忌,谁都不愿意提及这栋房子,养牛场老板的家人想把房子卖掉,可是根本就没有人买,想租出去,可是镇里每个人都知道这房子半年死十个人的事情,谁也不敢住进去,甚至不要钱白给住都没人愿意去,最后只能空闲了下来。

  在如此残乱、破旧而物价奇高的国度,我们一定会以为:当地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然而事实上,无论任何一个国人来到印度,都会产生无限的感慨:感慨我们的生活是如此辛苦,如此麻木。下面,让我们来对比一下。从小我们就知道,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勤劳的民族。到了印度,我对这句话有了充分的体会。当地的有钱人每天在家里睡觉、祈祷、看电视,最多在家里的花园打打球,很少出门;可不像我们国内的有钱人活得那么累,还要天天出去应酬:吃饭、喝酒、过夜生活、打麻将。中产阶级,也就是象我们一样出来打工的,每天9:30上班,工作七小时,几乎从来不加班。而且上班的时间,也基本都在聊天、喝茶,侃大山。印度各种节日加起来至少比中国多三倍;工作轻松的很。这些白领下了班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到了家里就祈祷,念经念到晚上9:00吃饭,吃过饭立刻就睡觉,所以个个都是大肚子。周末也基本不出门,就在家里看电视。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房子里死了六个人,镇里很多人都开始嘀咕,说这个房子不干净,不过养牛场老板倒是不介意,毕竟六个人的死亡都是事出有因。于是养牛场老板又雇了三个工人,而且也都安排进了这个房子里,这三个工人也知道之前四个工人死在了这个房子里,虽然心里有些别扭,不过之前的工人是因为乱东西中毒身亡的,也不算什么意外事故,所以他们心中的芥蒂并不严重。

  印度的金融系统非常透明,银行里没有什么死帐、坏帐;所以不用担心你的钱在银行里贬值。我们中国人的钱存在银行里,虽然表面上的数字没有减少,可是北京、上海、深圳三地的房价涨了多少,大家都清楚,可供我们消费的净值是越来越少了。

 
 这就是我们镇里凶宅的故事,这栋房子在大火中被烧掉了,现在也只剩下几堵墙壁。现在镇里关于这栋凶宅的传闻也是五花八门,有人说盖房子的时候没选日子,还有的说这房子地点不好,甚至还有关于那具女尸的猜测,而且还不止一个版本。不过无论人们怎么猜测,凶宅已经在大火中被毁了,至于以后还会不会有人在这里继续盖房子,那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在这个信奉宗教的国家,人人都相信宿命论:穷人会很安心的世世代代作穷人,不会有什么不平衡的心理,而且也甘心让自己的后代永远做穷人,也不会有什么不平衡的心理。因此,这里的穷人绝不会抢劫、杀人、制假售劣。他们的穷人和富人总可以和平相处,这在中国是无论无何做不到的。

 
 我们镇上有一栋凶宅,说是凶宅,也只是这栋房子里死的人比较多,所以我们当地人都认为那是一个凶宅。其实之前一直没有想起这栋房子,而过年的时候又有一个人死在了这栋房子里,所以有关于这栋房子的传说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今天就来跟大家分享一下这栋凶宅的故事。

  其实,如果仅计算工人的劳务费加上砖头、石灰的价格,一套房子的造价绝对会在一万元之内。但是,大家肯定会有疑问,城市里哪里会有那么多空地,让人随便盖房子?答案很简单:地方大!首先,城里到处都是大块的空地,我看即使把半个上海搬过去也住的下。退一步说,即使城里没有地方还可以在城外找地方盖房子。可是,又有人会问:如果到城外去盖房子,每天怎么上班,那不是要天天迟到?正好引出下一个问题。在印度,一辆崭新丰田嘉美轿车的现价大约折合人民币2-3万元,有车一族的全部花销就是这两三万元加上汽油的费用,没有任何其它费用:车牌费、养路费、管理费、罚款……都见鬼去吧!这个价格,我想大家肯定都承受的起。所以,一个月收入5千元的白领,几个月的工资就可以买下一辆汽车和一套房子。请各位想象一下:如果我们的工资不必用来供房买车,全部都拿来吃喝玩乐,我们的生活将会“多么美好呀”!

 
 在他们走后,这栋凶宅就再一次的荒废了,别说有人入住,就连小偷都不敢去偷这栋凶宅。一直到了2016年入冬的时候,因为城里抓赌博严格,所以很多人都选择把赌博的地方改在了农村。这栋荒废的凶宅也就进入了他们的眼帘,因为房子也放了快两年了,现在有人要租房子,这小两口自然是十分乐意。而且这小两口也相信了这房子是凶宅的说法,最后经过小两口的不懈努力,那几个赌徒还真的把房子买了下来,因为价格实在是太便宜了。小两口只是收了一年的房租,便把房子过户给了他们。

  也有勤奋的人,早起锻炼,他们这个国家的锻炼方式是走路、咆哮或者瑜迦,早上在去公园锻炼的人:有的绕公园走一圈就坐车回去,有的站在那里大喊大叫,有的躺在草坪上好像睡着了,估计是在练瑜迦。我当时就像,这个民族真懒,连锻炼的方式都那么懒。

 
 郑建国老婆搬走的第二天,四个工人就住进了这栋房子。虽然刚刚才死过人,不过这几个工人都是大小伙子,也没有人相信这些东西,而且还是新盖的大瓦房,四个小伙子还是住的非常舒坦。可惜好景不长,四个小伙子刚住了一个月就出了意外。

  他们的劳动人民也很懒,很多人就在家里呆着,根本不出门,也不知道他们靠什么生存;就是那些最辛苦建筑工人,也懒得很,每天只工作几个小时,而且效率非常低,通常一个施工队盖一幢二层的小楼要盖一年。我就亲眼见到一个刷墙的工人,一整天刷的墙大概只有两只手掌那么大。这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德里的建筑这么少,因为盖楼盖的太慢了。

 
 郑建国和厨师死后没几天,他老婆就把饭店出兑了,这栋房子也卖掉了,然后带着钱离开了镇子。虽然这房子是半年前新盖的,毕竟房子刚刚死过人没几天,所以卖价也不高。刚好镇里一个开养牛场的养殖户招聘了几个工人,看这房子有便宜可占,便以非常便宜的价格把房子给买了下来。

  由于90%的印度人信奉宗教,所以人和人气氛很平和、融洽,不会吵架、更不会动家伙,。当地人也不偷当地人的东西(只偷外国人的),所以穷人的房子没有墙壁(当然也就没有门窗了),也不怕丢东西。其实他们也没什么可丢的。

 
 因为养牛场距离镇子有一段的距离,每天三个工人都是步行去上班的,下班之后也是结伴一起回来住。这三个工人住在这里一直很正常,并没有发生意外,镇子里关于这栋房子不干净的说法也没有人再去提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