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工信部向运营商发放5G商用牌照,5G世界已来! – 5G – IT之家402.com:

2019年12月12日 - 科技中心

八大维度,深度解读5G商用发牌之后产业趋势,竞争格局、机遇挑战,未来发展。

4G改变生活,5G将改变社会。

402.com 1

一句话道尽了5G的强大威力,刚刚,工信部宣布我国5G已经具备商用基础,正式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

壹:为何选择6月6日发放5G商用牌照

乘着技术发展的大潮与成熟的产业基础,中国5G商用比普遍预期整整早了一年。早在2018年12月,工信部就向三大运营商发放了5G网络试验牌照,三大运营商已经在各地开展了5G外场测试。

中国选择在6月6日正式办法四张5G牌照,我认为是一种“综合理性”考量之后的结果。

在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制造强国战略和网络强国战略,其中特别指出要加快信息网络新技术开发应用,积极推进第五代移动通信和超宽带关键技术研究,启动5G商用。

赶在上半年结束之前发5G牌照,且一次性发了四张,超出了大部分人的预期。去年12月左右工信部还曾对外说发布试商用牌照,以及在今年3月份释放择机发放牌照的信号。

大家1秒钟下载一部电影的美梦可能要提早到来了!

只不过没有多少人会认真预见到在今年上半年发了四张,因为整个产业链都在等待17个试点城市试点的结束,而在很多资深业内人士看来,在此之前发放牌照由于产业链,尤其是终端成本高昂,合适的发牌时间应该在明年年初。

运营商的5G“加速度”

402.com 2

2016年2月,中国移动就率先建立了5G联合创新中心,开始研究4G向5G的技术演进和实现,目前,他们在5个规模实验和12个应用示范的城市开展了5G应用建设,还测试覆盖了40多个城市。

不过这或许是一种理性之下的误判——纯粹经济动物思维的误判。所以我对此时5G发牌,形容为综合理性决策:综合理性是权衡全球5G发展格局、竞争态势、时局形势之后的选择,这种选择在任何单一的从技术成熟度或者经济成本的视角的分析都会令结论有失偏颇。

中国移动曾表示,将在2019年进行大规模5G商用试验,并在2020年推出5G商用服务。在今年3月22日,中国移动正式提交5G商用牌照申请,开始等待主管部门审核。

中国5G产业发展有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态势,如果我们超越中国市场观察,我们就会发现在5G领域发生了一些事情,正在对我们形成压力,从德国英国澳大利日本对中国设备商的封堵,到多个西方国家参加的布拉格5G安全会议,再到美国针对华为的禁运,一种扭曲的力量正在迅速形成,这种力量是在安全的名义下对市场经济和全球化的逆流,但是来势凶猛。

(中国移动在天津的首个2.6GHz频段5G基站)

对于中国5G产业链来说,需要一种突破,以对这种扭曲和逆流对冲。在规模试验基本完成的情况下,提前发放5G牌照,是非常重要的,也是至关重要的选择。通过发牌,监管层提前消除产业不确定性,力促中国5G产业链发展的意图非常明显,其核心在于为放大和释放中国市场力量的决定性作用创造良好的制度环境,这一点,从工信部在5G发牌的官方声明中也可以明确的看出来。在这个考量中,非常明显的是产业的发展是管理层关注的重点,只有在产业的供给侧完成改革,才能真正的解决需求侧的体验的问题。这也是一种综合理性,在两难选择中,你总要选择一边,那么本着长期收益最大化的原则,首先促进5G供给侧的发展,是符合公共利益的。

在中国联通方面,他们在2018年4月就宣布了5G规模试点计划,并且开始在16座城市做5G试点,还计划将现有用户的2G、3G等相对落后的资源升级至4G网络。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整个5G产业链,需要思考的是“如何顾及大局”,所谓大局,就是整个产业的利益和发展,而不是一家之得失,更不是谁比谁速度快的低层次竞对,也不应该是上下游伙伴之间的信口承诺。如何形成市场的合力,让中国市场的力量真正的对全球5G产业链形成积极正面的推动力,是整个中国5G产业链需要思考的哲学问题,否则5G牌照提前发放的意义在哪里?

近期,联通还宣布推出7+33+n的5G网络部署计划,即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杭州、雄安7个城市城区连续覆盖,在33个城市实现热点区域覆盖,在n个城市定制5G网中专网,搭建各种行业应用场景,此外还宣布成立了5G应用创新联盟和5G国际合作联盟。

中国发放5G牌照之后,将对5G技术全球市场形成某种确认机制,全球供应链的可靠性将是一次检验和选择。

中国电信方面也在央视春晚深圳分会场5G+4K高清直播和5G+VR直播中担任重要角色,并完成了业内第一辆全网通5G应急通信车的发布。

贰:5G的成败是全社会的事情,不只是电信运营商的事情

进入2019年,三者的步伐都在明显加快。

402.com,5G是一种通用技术,就像电力一样。某种意义上,5G商用可以分为大商用和小商用,小商用即传统意义上电信运营商被许可正式开始网络建设和运营;大商用是各个行业与5G的深度融合。

值得一提的是,在5G试验频谱方面,2018年12月三大运营商即拿到了工信部划分的5G中低频段试验频率使用许可。

从这个角度,5G的成败就不再是电信运营商一家的事情,二是整个社会的事情,对于各个行业而言,或许也应该有一个5G商用的路线图。以目前的阶段看,已经充分意识到5G+的未来前景的行业包括自动驾驶、视频、工业制造、互联网。其显着性的标志相关国际和国内的技术组织、产业联盟、国家行业发展指导意见都已经把5G作为最重要的技术要素纳入技术演进规划,并已经开始积极的推动产业试点。

中国电信3400MHz-3500MHz频段;中国联通3500MHz-3600MHz频段;中国移动2515MHz-2675MHz、4800MHz-4900MHz频段的5G试验频率资源。业内人士认为,在频段方面,电信和联通具备先发优势,相关部门也意在平衡实力。

在5G商用之后,电信运营商、5G设备制造商、行业组织、国家标准化机构、产业技术联盟应该协同起来,首先从技术和标准层面解决5G与行业融合的问题,各方应该审视和检查现有的行业技术标准,并展开讨论,或许成立某种新的组织是必要的。比如建筑行业、智慧城市、电力行业、交通行业、制造行业。整个社会需要意识到,如果不首先从技术规范和标准层面展开严谨、认真、系统的讨论和研究,并更新本行业的规范体系,5G与行业的融合将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

5G资费比4G还便宜

每个行业的领导厂商的CEO,是的,不是CIO,需要考虑5G到来之后对自己的市场地位和业务的挑战,如果观察每一代信息技术的进步,我们会发现影响社会的关键技术的周期更替,对行业巨头的影响是最大的,以通信行业自身为例,已经消失的巨头就包括北电网络、摩托罗拉。传统行业在新技术的冲击下巨头被淘汰的更是比比皆是。

5G属于长周期的复杂工程,投入巨大。

当然,最重要的事情是需要为5G准备人才和预算,无论是作为CIO还是CEO,都需要马上为5G准备相应的人才,把5G人才的招募和培训提上议事日程;并为每个业务部门准备好相应的预算。

中国移动曾表示会按投资节奏等适当控制,今年在5G方面的投入也不会多于172亿元;电信则把5G的投入预算定为90亿元;中国联通预算为60亿到80亿元。

显然,政府部门是推动5G发展的关键力量之一,对于5G如果我们同意是像电力一样的通用技术,我们可以回忆起今年大力推动的煤改电,政府部门提供了政策指引和财税补贴以加快煤改电的进程,那么我们或许可以呼吁对5G的采纳,出台相关的财税扶持政策是必要的,这是一种技术指引,你可以把5G看作是是一种技改,提供资金补贴将是合适的,也是必要的。其目标是政府通过财税政策为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提供一种倾向指引。

除此之外,大家还普遍担心5G的资费问题,有媒体报道称,两个月后中国将出台5G资费套餐,价格不高于4G套餐。

叁:用一张牌照解决700M频段的问题是中国式智慧,中国广电欢迎入局

对比最早推出5G资费明细的美国和韩国,美国有运营商每月570元人民币起,韩国有运营商每月325元人民币起步,其实从单价来看,整体而言5G资费是有所下降的。

700M频段的问题始终悬而未决,5G发牌这一问题得到根本性的改变,为中国广电提供一张5G牌照是中国智慧。

路径争议仍存争议

笔者早在2018年就曾经撰文呼吁700M给广电是一件天大的好事,理由有三个:一是在竞争模式上,由于脱胎于行政体制,我相信国网的5G玩法将与三大电信运营商纯市场化的玩法截然不同,有利于三大运营商创新和学习;二是将扩大中国5G市场规模,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有利;三是对用户有利,可以多体味市场化和非市场的带来的丰富多彩的全新服务体验。

据了解,针对5G网络的建设和部署架构,3GPP定义了非独立组网两种标准选项。

为中国广电提供一张5G牌照,至少有三个意义:

资深通信业人士“老解1972”表示,NSA并不是真正的5G,SA才是“真5G”。NSA优势主要在于产业进展略快,而劣势在于不支持uRLLC、mMTC场景,而mMTC和uRLLC才是5G技术与垂直行业应用相结合,将连接从人扩展到万物互联,赋能产业升级为社会和经济发展创造新价值的着力点和落脚点。

一是能够扩大中国5G市场规模,加速发展5G产业。
700M频段或将成为中国广电开展5G运营的主要频段,优质的低频红利被纳入移动通信,多年未能解决的问题得到根本性的处理这将进一步促进广电系的内部资源整合,对中国5G发展引入新的资本玩家。

而目前,中国移动选择NSA为主、SA为辅的技术路径,中国电信宣布将“优先选择独立组网SA方案”调整为“同步推进NSA和SA发展”扩大试验规模。据了解,联通方面也选择了NSA路径。

二是中国5G频段分配与全球同步,有利于享受全球频段红利。知名自媒体网优雇佣军曾经做一个全球主要国家700M频段5G分配统计,美国、日本、法国、德国、新加坡、俄罗斯、韩国、英国已经把该频段用于5G并拍卖给了电信运营商。此次给中国广电发5G牌照,可以说在主流频段上,中国与全球电信产业频段分配格局即将保持一致。700M频谱的加入,将对中国5G的产业发展产生巨大的加速作用,新的产业链将会出现,同时网络覆盖平均成本也会长期降低。

存在异议的是,通信业资深专家李进良教授曾指出,应选择NSA标准局部小规模先行建设;为实现真正的5G,催生巨大的商业蓝海,SA标准又刻不容缓;权衡利弊得失,建议我国应明确独立组网作为目标,2019年启动在局部地区小规模NSA部署,同时加速推进SA端到端产业成熟,实现SA为基础的目标网。

第三,中国广电运营5G,将丰富5G的场景。我们需要认识到一个事实,即中国广电在体制上整合视频内容产业具有天然的基因优势,5G牌照为中国广电提供了整合运营的筹码,各地有线网络、电视台的谈判地位和被整合难度将减小。这将为5G在两年之内的发展提供有价值的场景。

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黄宇红也于近期表态,虽然初期采用NSA,但给运营商带来新能力还是要靠SA,中国移动是通过NSA支持5G近期快速商用,同时也会加快推进SA,让5G尽快地具备全方位业务支持能力。

当然或许会有人争辩说中国广电自身格局复杂整合挑战较大,以及缺乏足够的资本大规模建设5G网络,甚至缺乏专业的运营人才,在笔者看来,这是一种静态的观点,其实这些问题并不是不能解决的问题,只要给予产业发展的机会,问题都是可以在发展中动态的解决的,关键是顶层的制度设计上,要扫清700M频段加入5G朋友圈的障碍,剩下的事情交给市场就可以了。

据IDC预测,今年5G手机出货量670万部,仅占总出货量的0.5%。到2023年,5G手机出货量将达总出货量的26%。

肆:资金是5G建设的关键问题,但是解决问题并不是没有办法

5G手机的巨大前景当然是一方面,而黄宇红提及的“全方位业务支持能力”则还包括智慧城市、工业控制、智慧教育、边缘计算、车联网等等,在手机之外,更多人将无人驾驶的车路协同视为5G落地的重要方向。

5G将需要大量的资本,这个问题众所周知,更密集的基站,更多的能源需求,新的维护和运维技术,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所以5G的发展成败将受制于资本的规模和投入的时间阶段。

5G规模化还需两年

在过去的几年,中国宽带战略实施,提速效果非常显着,作为一项国家战略,其主要的实施主体是电信运营商,通过大规模的资本投入,中国的基站规模、光纤里程、网络容量,都迅速做到了全球第一,并实现了普遍服务。到了5G时代,国家宽带战略有必要继续实施,但是我认为实施的主体应该扩大。虽然不至于在通信行业发展早期全民变相集资发展通信产业,至少在融资模式上,要为电信运营商、设备制造商。终端制造商提供政策层面的顶层设计,尤其是电信运营商作为产业链的下游,需要在网络的建设上提供某种新的融资机制,才能达到为有源头活水来。

5G全产业的加速爆发是不争的事实,但产业链的成熟还需要时日,业内人士指出,虽然牌照发布,但5G用户数量的爆发则要等到明年。

当然,整个社会也需要从大格局的视角重新审视实施多年的提速降费战略,做好短期需求与长期可持续发展之间的平衡。

在产业链的角度,IT时报报道称,5G产业链涉及到芯片、终端、网络、应用等各方面,需要各环节协同成长,才能为用户提供大家想要的5G服务。

资本是一个问题,但是作为一种能够改变社会的通用技术,如果能够有合适的顶层设计,逐利的资本是不会放过这一巨大的风口的,这其中的关键是,我们如何在短时间内建设完成一张全球领先的5G基础设施网络,并把这一基础设施视为一种公共品提供政策的支持。

终端层面,虽然现在5G手机已经出现,但是价格相当之高,让不少人望而却步,只有等技术更为成熟、规模进一步扩大之后,5G手机才会普及;网络层面,5G网络所在的频段比4G网络要高,因为频段高、覆盖窄,所以要实现和4G相同的覆盖,就需要建设更多的5G基站;从建网的难度而言,5G要难上不少,所以运营商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完成5G在全国范围内的连续覆盖,而是会采取逐步覆盖的策略,先从流量密集的一线城市开始,然后再辐射开来,这都需要时间。

伍:别担心,NSA是眼前的苟且,所有人都知道SA才是诗和远方

正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所言,不要把5G想象成海浪一样,浪潮来了,财富来了,赶快捞,捞不到就错过了,5G的发展一定是缓慢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