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秋天

2019年11月30日 - 集团文学

文/张军夏天过了秋天即来对于农人们而言秋天远重于夏天春种一斛籽秋收万倾田在那个多愁的夏天雨水多了怕涝雨水少了嫌旱靠天吃饭身不由己的庄稼汉只有等待秋天才能揭晓心中的期盼其实我敢说在我所经历过的秋天天高云淡层林尽染那只是闲暇人的一厢情愿我所知道的无非是全民动原车拉马赶粮食贵贱没空细算在诗人眼里秋天是淡淡的乡愁秋天是镜头下诗文中的渲染在农民的眼里秋天有丰收的喜悦秋天有失意的不甘秋天是不老人生秋天是桑海沧田我老在秋天落叶的倾诉中思绪万千先人们留给我的血脉使我在意秋天

图片 1

一直觉得,立秋是一个特讲究的节气,对于庄稼人来说更是讲究。

爷爷在时,总会翻着黄历,算着日子,提前说着,明天是什么节气,后天该播下什么种子,雨水来的早还是来的迟,收成大概会如何……

母亲照做着,因为爷爷说的向来不会错。

秋天,果实成熟的季节,收获的季节,是人们异常尊敬的一个季节。

图片 2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一年吃什么,这一季的收成如何,都在秋天被决定大半。

立秋前一两天,庄稼人着急忙慌的准备着立秋一天及立秋后一天的所有吃食,包括人吃的蔬菜水果,牲畜吃的草木粮食。按照老家规矩,立秋之日,不下地,不入田,不干活,出门办事得避开田间地头的小路走大路。为什么?老人们说,会顶撞了秋,影响一年的收成。

立秋的时间每年都不一样,比如今年是15时40分,15时40分以后,田间地头的蒿子会低头。

小时好奇、不相信,专门守着时间去看,果真有不少蒿子向下低着头。

晚饭过后,出门闲聊的庄稼人也会相互之间说着,小坝塘那边的蒿子低头了,沙田也有些低头了……似乎蒿子低头了,才是真正的立秋到了。

图片 3

蒿子是一种特臭的植物,生命力顽强,田间地头随处可见,除了上山时身上不小心擦破皮会采一点来揉碎贴伤口以止血消炎外,在庄稼人眼里,它并无太多用处。

长在田埂边、地埂上的抢走了庄稼的养分,庄稼人也会毫不留情的一镰刀砍倒,要么塞进水田里,腐烂了当肥料,要么随手扔在地埂上,任它干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