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音乐的魅力

2019年10月5日 - 永利皇宫娱乐

纵观整部影片,像钢琴师在平静的叙述他悲惨的经历,残酷性却并没有过多的渲染,以一种近乎麻木的视角去回忆过去。导演在拍摄的时候一定是压抑住自己的感情,没让它迸发。或者如同一些人所说,影片并没有煽情,没有去刻意渲染战争的残酷,也没有赤裸裸的去掲开人性的伤疤。
电影开始偏乎戏谑,钢琴师在为电台谈钢琴,突然外面响声,钢琴师和录音人员一怔,而钢琴师的手仍然平静的弹奏着肖邦的叙事曲。接着另一阵响声……混乱中,钢琴师揩着头上的奔下楼,遇到一位漂亮的崇拜者,他们俩若无其事的谈论音乐。回到家后,全家人聚在收音机前听广播,为英法对德宣战干杯……
这对熟悉了战争片中充满恐慌尖叫的场景的观众可能有点始料未及,许久不能缓过劲来。当钢琴师一家搬到犹太人聚集区,钢琴师看来里面的人饿死在街头,看到德国兵让老人当街跳舞,此类种种,影片都没有对钢琴师的心理进行细腻的描写。即使他拉出一个试图穿越围墙的孩子,发现那孩子已经没气了,看到住在对面楼上的人都被杀害,他的表情依旧没有很大的起伏。直到他家人全被送到通往死亡的列车,唯有他得以逃命,一个人走在只有尸体荒凉的街道上,他才哭得稀里哗啦。即使如此,也是一个镜头带过。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导演没有对钢琴师的心理进行更多的描写。因为细腻的描写心理才会赚到观众的眼泪。导演没这么做,有什么深意?
影片将后面的篇幅都放在了钢琴师被营救后为食物“奋斗”。营救他的人一个一个的死去,他最终无处可藏,寻找食物过程中碰到一个德国军官,为他弹奏钢琴曲。很多人对此时的钢琴师弹奏的肖邦第一叙事曲进行了诠释,曲子起始很缓,那是由于钢琴师心存恐惧和多日没进米水所致,后来曲子激昂磅礴,那是钢琴师在为整个犹太民族对纳粹进行控诉、审判。我不喜欢这样的贴标签,纵使能大致反映出钢琴师当时的心理状态,但如果这样简单的理解一个“人”,那就大错特错了。以钢琴师此前的悲惨经历,几句控诉岂能诠释这个曲子的含义。这种想法太天真,何况导演并没有大篇幅对钢琴师心理世界的变化进行描写。人们随意贴上标签,简直是对作为一个人的钢琴师的亵渎。钢琴师在为德国军官弹奏时心理到底如何变化,只有当事者可以体会,那种辛酸也只有当事者知道。
影片最能与观众产生共鸣的还是战争结束,钢琴师给波兰电台弹奏他战争前没能谈完的曲子。当昔日的老友录音棚外出现,钢琴师的笑容最让人心痛,也最让人沉醉。看过《美丽心灵》的人们应该记得,当孩子和他的妈妈相遇拥抱到一起,眼泪禁不住流出。
德国军官的死可能也是让观众略有意外,或者至少不希望他死。但这是一部电影,是一个人的活生生的经历。当人们明白这是根据回忆录改编的电影后,许多东西也不言而喻了,电影里描述的场景都是现实中钢琴师亲眼所见,至于他所思,无论是出于个人的道义,还是整个名族的道义,都太沉重。现实中的钢琴师和这部影片的导演都是犹太人,都有着相似的记忆。他们或许还不想太深的揭开这层伤疤。影片没有发表任何结论,最后以钢琴师两只手在钢琴上弹奏肖邦的叙事曲结束,无限的深意留有人们思考。
片名是《The
Pianist》,那首肖邦的曲子也贯穿影片始末。因为他是个天才钢琴师,拥有卓越的才华,能弹奏一首精妙的肖邦的曲子,才会中途被欣赏他才华的人解救,才会让那个德国军官手下留情。这是现实中不现实的地方,是人生的巧合。
影片中,钢琴师的表情给我很深的印象,大多时候是木木的,略显呆滞,几乎没有过激的时候,尤其没有愤怒,偶尔欧洲式迷人的微笑。我们可以说他看到种种悲惨后,几欲麻木,也可以说他遇事不惊等等。总之,钢琴师的心理世界太隐蔽了,电影太缄默了。只能说这部电影是借用了钢琴师的眼睛。

电影刚刚开始,独特的音乐—《夜曲》就响了起来,并且开始时是黑白镜头,能给人营造出一种怀旧的感觉,之后画外音乐转为画内音乐,即交代了故事发生的背景,也介绍了本片的主人公,过渡衔接很流畅。说实话,我确实被那《夜曲》所吸引,并且这样的开头让我饶有兴趣,所以导演的第一个目的也就达到了。
   往后看了很长一段,我便大体了解了这部影片,讲述的是二战时,犹太钢琴家为了躲避纳粹的捕杀的过程中发生的一系列的故事。本片的音乐用的很少,并且基本都是世界名曲,而且都是画内音乐,在紧张的时候也只不过用低音乐器演奏出一个小二度罢了,但是,那些画内音乐却成为了本片的点睛之笔。
   首先是开头处和结尾处的那首夜曲。开头处的夜曲有两个作用,1是介绍主人公的身份及演技高超,2是通过夜曲本身的感情基调来奠定整部影片的基调。我们不妨大胆的假设一下,体现一位钢琴家演技高超的曲子有很多,那如果把夜曲换成一首欢快的曲子或者强烈的曲子,像贝多芬的《命运》,一旦假设成立,势必会影响整部影片的感情色彩。片尾处的夜曲也有两个作用,1是通过夜曲表达出钢琴家这些年的悲伤,2是前后呼应,是全片的结构更加紧凑,诸如夜曲这样的叙事曲有很多,可是一旦更换,第二种作用就消失了,会使整部曲子变得空调,会给观众带来一种有头无尾的感觉,好像整个框架散了,无法引起观众情感上的共鸣。
    其次,是钢琴家在废墟里的那个场景中的两首名曲,第一首是《月光奏鸣曲》,他出现的时间很短,大概十几秒的光景,在这短短的十几秒内切换了两个镜头,第一个镜头里,钢琴家听到曲子全无反应(以前不这样),忙着自己躲藏,这几秒看似正常,却反应出一个道理,钢琴家的职业敏感性已经在战火中麻木了,突出战争的残酷,剩下的几秒从内景转为外景,月光映在一片片的废墟上,与月光曲形成强烈对比,一种悲惨与一种美好的对比,又再次突出了战争的残酷与可怕。
    第二首便是钢琴家给德国人演奏的那段,那段是画内画外音乐的不断转换,也是本部影片最精彩的情节与音乐部分,这回是肖邦的《G小调第一叙事曲》,这段时间不长,就是一首曲子的时间,我能想到的,关于此情节设计的有以下几点:1是引出下片的作用,德国军官欣赏他的才华,没有杀他,并且给他食物,一直到军官撤退的那一天。2是导演是不会乱用电影中的每一分钟的,每个情节都要衬托电影的中心,这首曲子是叙事曲,感情极为丰富,低沉好像是在诉说着钢琴家痛苦的往事,高亢又好像是在控诉着纳粹的暴行,寓意特别深刻。这几分钟镜头基本上是在钢琴家和军官脸上来回切换,此情此景此声,把观众的情感赋予了最大化,曲子虽然短暂,但却大大升华了主题,给人带来无限的悲伤与感慨。
    初看这段时,我觉得钢琴家好没骨气,给敌人弹琴,后来看了几遍我便渐渐的明白了,他也是无奈之举,是战争让他从光环下的钢琴家,变成了街头流窜的老鼠,弹琴是他唯一活命的机会,我也一直不明白导演为什么要用3,4分钟的时间来拍这个情景,现在我明白了,联想这首曲子,与钢琴家的经历不是正好吻合么!
    至此影片的音乐分析全部结束了。本片导演善于用场景来震撼人们的情感,比如犹太人上火车时,遗留在地上的一大堆行李,那一幢幢房屋在战火中变成了废墟,一场场的大火,满地的死人,纳粹的杀人场面,这些场面无不刺激着人们的神经与心灵,是人们感到悲伤和怜悯,观众产生的这种心理又刚好符合这部电影的感情基调,所以导演的最终目的达到了。
    综上,导演通过精彩的音画运用,完美的诠释了整部影片的主题,清晰的刻画人物的形象,照应了片名,并且征服了观众的心,我觉得,它是一部当之无愧的好电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