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短篇小说:唯一堕落的花

2019年7月14日 - 集团文学

摘要:
唯一堕落的花曹玄落雨随风打落梨花,声声沉沉扰人眠。慕容思轩也再无了睡意,临窗遥望,任月光轻抚脸庞,冰凉入心田。她也不知已有多少个夜晚这样彻夜难眠了,在他离开自己之后。她望着隔开她与他的那层浅薄的相框

那一年,他是位高权重,年轻有为的轩王爷——风绝尘。

唯一堕落的花

那一年,她是不沾世事,古灵精怪的丞相千金——宫绮雪。

曹玄

那时的他,风华茂盛,举手投足间便轻易杀破狄虏十万大军。一朝得胜回朝,便是一生富贵荣华。见过风绝尘的人都说:他貌似嫡仙,出尘如方外之物,因此民间盛传“宁见风绝尘,不见天上神”。可又有人说:风绝尘这嫡仙般的人,唯独有这一颗尘封冰冷的心。

落雨随风打落梨花,声声沉沉扰人眠。慕容思轩也再无了睡意,临窗遥望,任月光轻抚脸庞,冰凉入心田。她也不知已有多少个夜晚这样彻夜难眠了,在他离开自己之后。她望着隔开她与他的那层浅薄的相框,生与死的距离便成为了与他之间最遥远的距离。

她宫绮雪虽身处闺閣之中,但这般传闻她倒是听的不少:“宁见风绝尘,不见天上神”这会是怎样一个人?宫绮雪浅笑,却想不通。

曾以为自己对他只是一时的过错,他也依然会像从前一样原谅自己。可却想不到,远去的人永远不会再回来了,纵使许下三生六世的誓言,也轮回抵不过阡陌姻缘无常。孤寂的夜里,慕容思轩每一次入睡都会被同样的梦惊醒,泪也不觉地顺着眼角流下。回想梦中时,幻幻真真,难舍难分。她已无法分清到底是梦还是现实,梦中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沉湎其中,风的声音仿佛还回荡在耳边,那盛开着的双生花如初……

那日,元宵佳节,她偷跑出相府去游玩,人潮拥挤中,她与丫鬟走散,竟被喧嚷的人群推到在地。她想:这下完了。抬头却看到一身着青衫之人走到她面前,执手,起身。

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个地方,盛开着双生花;一朵叫做堕落,一朵叫做糜烂。而在哪儿不远处的菩提古树下经常有两道身影驻留,不觉的会望向双生花。

她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遮,你就不能吃慢一点吗?又不是没有了,够你吃的。饿成这样,你又有几天没有吃饭饭了?”菩提树下的女孩看着瘦弱的男孩狼吞虎咽地吃着馒头,装着有些微怒地说。

“风绝尘”

“琉莎,等我…吃完再说好不好,谢谢你又特地送东西来给我吃,最近山里不知道被什么人给封住了,我实在没法找到吃的了,都记不得有多久没吃上饭了。”小遮感激地对琉莎说,自从父母都相继离世后,只有琉莎会在意自己的死活,尝遍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的他会一辈子都记住不忘。

那一瞬间看着这个青衣墨发的男子。她,居然有些痴了!

“谁特地来给你送东西了,我只是有时看那你一个人孤苦伶仃,又过的这么伤心,我不关心你,难道要看你活活饿死啊。”

再相遇,他在城外的一处桃花林练剑,她在一旁的桃花树上坐着。他手执长剑,屹立于桃花树下。凌厉的剑气碰上漫天纷飞的桃花,强劲中竟带着丝丝绕指的温柔。

“不管怎么样,真的谢谢你,琉莎。我现在没法报答你,但以后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病。”夕阳的余晖下,琉莎脸上直至左眼齐眉的疤痕清晰可见,而她的左眼也是灰瞳瞳的,没有丝毫的生机。

那一瞬间,她才真正明白古诗中“人面桃花相应红”的意境。虽然用这话形容一个男人有些不太恰当。

“小遮…谢谢你还一直记得我的病,不过我想还是算了,没有用的,一切都已是注定的了。如果有来生,或许不会如此吧。

在树下练剑的他似乎有所察觉,猛然一抬头,惊鸿一瞥间看到了坐在桃树上的她。

残阳的光晕还未消散,尘埃四起随风飘散,远处的双生花也在风中起舞。小遮看着有些落寞的琉莎,眼神坚定地说:“琉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记得你说过想做王妃,我一定会让你成为王妃的,决不食言。”

女子一身鹅黄色的绒装,头发如墨丝般倾泻,浅笑嫣然间仿佛置身于画中。

小遮许下了誓言后不久就淡淡的离开了,不知所向,像风一样的飘向远方。而清风飘过轻摇着双生花,在风中荡开徐徐涟漪。清风过处:堕落因糜烂而堕落,糜烂因堕落而糜烂。虽同根而生,却不再有交集……

她尴尬的笑笑:“原来是你啊,那个,我叫宫绮雪”

记忆被时间尘封,深藏在心间。冰封十年的夙愿,铭刻在心上。年华飞逝只在弹指间,十年的光阴荏苒,也不过如尘世里的流沙飞逝,看似绵长,实则是流指之间便已然轻逝。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双生花也早已零落成泥碾作了缕缕尘埃。

“宫绮雪?丞相之女?”他暗暗思考着。

庭院深深的皇宫里,后宫皇妃处一名太医正战战兢兢地伏跪在身着凤袍,坐于主位但却左眼遮掩着,齐眉之下也有着疤痕的女子面前惶恐的说:“皇妃,您交代的事臣已经办好了,若没别的吩咐的话,臣请先行告退了。”

“过几天就是我的及笄礼了,轩王可以去吗?”宫绮雪忐忑的说出这句话,生怕风绝尘会拒绝。

“太医,你做的很好,这种药真的会让人很痛苦呢,我还会再找你的,你下去领赏吧。”眼前的女子在太医离去后边没有说话了,只是紧闭双眼沉思者,似乎不再有任何的情感,而她就是琉莎。只是不知为何成了皇妃,也不见了小遮的踪迹。

“我想,我们不熟”风绝尘冷冷的吐出这句话。

沉思中的琉莎却是突然惊醒,精致秀美的阁门被匆然撞开,身着黄袍的男子径直闯了进来怒目相视,满脸浓重的煞气,一丝杀机生出又被压制了下去。呵斥道:“你对朕的爱妃做了什么?”

“是啊,我们不熟”宫绮雪喃喃自语着,他们确实不熟,可是为什么听到这话心里会这么难受呢?

“没做什么,这是喂她吃了些东西,或许会让人有些痛苦呢。你还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呢,怎么,你要杀了我吗?”琉莎没有丝毫的慌乱,目视皇帝,淡然地说。

再回过神来,风绝尘已走了很久,剩下的漫天花瓣在这一刻,变得无比扎眼!宫家大小姐及笄礼时,拜访人数之多排遍了皇城的一整条街,有观礼的,有求亲的,有看热闹的。宫家大小姐宫绮雪在人群中来回穿梭,像是在寻找什么人,但终是没有找到……

“哼,杀了你?你还不配,你以为你还能活多长久吗?你一个人就在这等死吧,孤政务繁忙。”言罢便拂袖而走,没有再回顾。

宫家权利过大,为了预防功高震主,皇帝下旨封宫绮雪为妃。
宣旨那天,是轩王带人来的。皇帝说:这是为了显示对宫家的重视。“是啊,真够重视的”宫绮雪心想。

清风又起,徐徐地吹拂着深院中的花,片片花瓣凋落溅起的轻声犹如风中的声声叹息。同样的季节里,双生花还得盛开的时候。在某一天堕落突然随风凋谢,糜烂突然凭风葳蕤之时,糜烂才听到和风一起飘来的堕落呢喃……

接旨的那一瞬间,她抬起头问他:“我有没有说过我喜欢你?”

皇宫中的静心殿皇帝书房内,皇帝身边的心腹看着怒气难消的皇帝说道:“陛下,皇妃如此的蛮横,与您不和,况且又无需顾忌,您为什么不处置她?”

风绝尘沉默。

“哼哼,先随她去吧,现在政局不稳,政事紧急,还没到时机。你要记住,就是养条狗,在它还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也要赏它点甜头。现在不便多说了,他来了,你先下去吧。”

“那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宫绮雪又问。

“陛下,您一直说的那个人就是他吧,臣虽然见过他多次,也不知道他是何人。”

“没有”这一次,风绝尘回答得干脆。

“他可是很重要的人,这点你要记住,他可是助朕夺得王位的人,没有他,朕现在能不能坐上王位还不敢说。”

宫绮雪心中一阵苦涩:“好,多谢轩王解臣女疑惑,臣女宫绮雪接旨,谢主隆恩”进宫那天,皇上御赐十里红妆,嫁衣如火。踏进宫门的时,她一转身,看见在城楼上的他,依旧青衣决袂,轻启薄唇。

“是,陛下。臣一定会铭记在心的,臣这就先行告退,在后殿等候陛下。”皇帝的心腹走后,一位略显消瘦的男子便淡然走到皇帝面前躬身道:“陛下,北方的叛党头目已被我尽数除掉,现在他没只是一群无头苍蝇,陛下很快便能平息内乱。”

一入宫门深似海,并不尽然。

“辛苦你了,遮兄弟,真不愧是朕最大的助力,有你在,我还怕有什么人能动摇我的王位,抢占我的江山吗?你需要什么赏赐就尽管说,只有孤能做到的就一定尽力而为。”

皇帝对她还是不错的,皇帝说:“绮雪,如果朕说,娶你不是因为拉拢丞相,你信吗?其实当年朕为皇子时就在相府见过年少的绮雪,一袭白纱,一颦一笑。从那时起朕就决定要娶绮雪为妻,可惜朕给不了绮雪皇后的位置。绮雪知道吗,从那时到现在,朕喜欢了绮雪十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