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或许最后一次送你走

2019年7月13日 - 集团文学

摘要: 据说,一个人的灵魂只能跟上他彳亍而行的速度。☆"是么。"
他慢慢从车上走下楼梯,走到路面上,走上站台,走向某个灯光昏暗的角落,随意坐下,眼睛望着远处一个个小点变成一条条线又变成一座座绝望的牢笼,带走一

陪你站在路口,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这样静静地陪着你。当你说你要走了,我面带微笑看着你,掩饰着心底的苦涩,却不知如何开口。
送你到火车站。你去买票,我背着
你的背包,站在你的身后。转过身来,你开心的笑着说:“买好了,八点十分的火车,还有一个半小时。”我看了看售票厅外,夜慢慢降临,马路边的几盏路灯也亮了起来。我说:“好快,天都黑了。”
相继无言,我们走到了候车厅,找到空位子,坐在一起,一切显得平和而宁静。你突然对我说:“天都这么黑了,你快回去吧,别陪我了,再晚就没有车回去了。”我故作轻松的说:“答应你妹妹了,一定要把你送上车的。”两个人就这样坐在候车厅胡乱的说了起来。我不记得跟你说了些什么,我只知道那时的我们一直在笑着。
你说你明天一早回到上海就要回公司上班了。我侧过身子,看着你那张略显疲惫的脸,心里升起了怜惜。我伸出手,放在你的脸上。你笑着拍掉我的手说:“还敢调戏姐姐。”
你总是能这样让我情不自禁的喜欢你,但我却不能,也不敢说出口。
时间很快的奔跑着,听着火车到站的声音,我知道你真的要走了。默默的把你送上车,我在站台上,目光追寻着你的身影,你隔着车窗不停地朝我挥着手,而我只能笑着回应你。
当列车缓缓的开动,逐渐的远去。看着微弱的灯光下的站台,我却感到如此的昏暗。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心空了是什么样的感觉。一瞬间,我失去了什么,好像再也找不回来了。我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躯体却如同丢失了魂魄一般,浑浑噩噩的走出了站台。
我转过身,回首望着空无一人的站台,一滴泪水悄然从脸庞滑落,落地的一声‘滴答’
的声音,在喧嚣的人群中却显得格外的清脆。
我朦胧中似乎看到了,此去经年,后会无期。‘滴答’。

据说,一个人的灵魂只能跟上他彳亍而行的速度。

☆"是么。"
他慢慢从车上走下楼梯,走到路面上,走上站台,走向某个灯光昏暗的角落,随意坐下,眼睛望着远处一个个小点变成一条条线又变成一座座绝望的牢笼,带走一个个,一群群人,留下满地寂寞孤独的灯光,看树枝影子的独舞。
"那么,我就等等她吧。"伴随着空洞的微笑。

★我要找到他,离开我他会绝望,会害怕。可是……她看了看脚下挪动的缓慢得近乎静止的大地,凄惨无奈得笑了笑。可是,他能等的及我么?周围好黑,什么都看不见,我只知道他在很远的地方,而且,越行越远。傻瓜,明知道自己会受不了的,当初为什么要弃我而去,已经有两年不见了,这两年,很辛苦,很痛苦吧?为什么你一直不回心转意,为什么你一直不给我一个信号,为什么我从未听过你喊过一声我的名字?是忘了我了么?那又为什么,我清楚得感应到你在想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风,越来越大,越来越冷了。

☆他依旧望着站台,耳中插着耳机播放着不知是什么音乐。回想起那一年,他也曾在这样的站台边和她说了再见,然后任凭那怒吼的牢笼把他判给一个本该和他毫无瓜葛的世界。如今站台依旧,更多的人从这里离去,去了比远方更远的远方,去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从此他们没有再见面。我,怕她会脏。他眼神飘渺着,呢喃到。又是几点灯光驶来,他依旧专注得望着,期待着一个不可能的结果。又是几多人上车,又是满地的树影。上车的人们,你们想过回来等待的那一天么?还是说你们和我一样,根本没有想到等待,甚至根本没有再想过回来。至少你们是幸运的,因为你们知道你们在等什么,要等的东西,总会来的。而我……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膧朦凌乱的影子。

★求求你,给我一点光亮!她倒在地上,纤细的双臂奋力向着前方的一片漆黑中掷去。我要找到他!我要找到他!他还在的,他一定还在的!此刻他一定在某处,默念我的名字吧?等我,我来了!她被瓦砺遍布的大地割得遍体鳞伤,血无声得滴落在看不见的地方,散发的腥甜环绕着她,终于,她停止前进。

☆天开始下雪了。他依旧在那个角落,送走了几披或是几十披人,他无心去数。雪落在他的头上,没有熔化,便把他的头发了还原了白色。看来,时间到了。他默默站起来,释然得笑了笑。这下,我真的不能逃了。

车来了,停在他的面前。抬脚,上车。

司机说,你终于又来了

嗯,该来了,走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