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大多数的我们,就是那不理解的大多数人

2019年7月13日 - 永利皇宫娱乐

搜索看了下这部片子的介绍也和影评,很多都是花了大篇幅讲了产片量不高但个个精品的忠于挖掘人的变态面的导演大卫芬奇。我对大卫芬奇一点也不了解,虽然看的电影挺多但是还没到对外国知名导演和各影帝影后如数家珍的程度。单单谈几点看完这部剧的感受。
就像所有推荐所说的,这是一部另辟蹊径的连环杀手类美剧(不知道怎么称呼这类剧,犯罪心理?)。全靠沟通与照片震慑你。说实在的,剧情确实把变态连环杀手拍得让人思考让人理解不觉得吓人,但是讲到精彩处的bgm简直加了太多分,仍然让我毛孔收缩汗毛直立。
霍顿去大学里听课,讲师引出“犯罪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的”这个问题。后来的访问全是从这个问题出发,逐渐引发其他讨论。显然当时人们普遍认为犯罪是天生的,犯下十恶不赦的罪行的人骨子里就坏成了渣渣。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匪夷所思的案子频发,显然普通人无法用正常逻辑去理解犯下这些案子的动机。
一开始霍顿和比尔四处碰壁,上司不支持,地区警察觉得霍顿试图分析变态连环杀手们为何犯下如此变态的罪行非常可笑。
人们往往觉得自己比容易失控、犯过大错的人高人一等,所以他们压根不愿与他们相提并论,不愿去理解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另一方面,
人天性懒,而且直觉里对未知的恐惧让人们不约而同地选择坚守保守的阵营和陈旧的教条,似乎与变态杀手们划清道德界限、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就能保自己周全。
可是避而不谈和人为上拒绝理解动机并不能杜绝惨案的发生,相反,这种自负而拒绝理解动机的态度起了反作用,让一些高智商犯罪者充分了解了警察并且游刃有余地逍遥法外。拒绝理解到主动接触之间有一道鸿沟,而第一批脱身而出寻求变革的人如剧中的人物原型就显得尤为清醒而智慧。变态之所以为变态是因为常人无法理解,而一旦理解了自己就离变态不远了。随着研究的深入,霍顿发生的心理上的变化着实让人暗暗捏汗,紧张刺激。到了最后两集霍顿与女友、与同事的关系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让人很期待第二季的剧情。当然在这里要对原著里的几位开拓者致敬。这些先驱研究所得如今已成为犯罪悬疑剧里必不可少的元素,几乎人人皆知。
(长大之后每次看电影和剧中的主角们力排众议勇敢地追求新思想新事物我就感到由衷地敬佩。正是历史长河中那些远远超前于自己所处时代的高度觉醒者的探索与牺牲使得我们的社会不断向前发展,使得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地区能够达到今天这种程度的开明、繁荣、一体化。使得我们有余力追思社会发展历程并获得一定的思考,从而进一步推动时代进步。)
《心灵猎手》再次告诉我们环境对一个人的性格有着多么大的影响。有些性格确实是基因里带来的,但后天的环境则决定这些性格被放大或压抑到什么程度。社会环境影响家庭,家庭环境的优劣决定了祖国的花朵长大后是天使还是恶魔。而我们每个人都是他人的社会、家庭环境的一分子。我们不知不觉中成了培养恶魔或天使的土壤中的一颗沙粒。
我相信每个看剧的人都会代入自己从而产生这种假象,觉得自己为主角的命运揪心,自己能理解主人公那超前的思想,自己在那个时代一定也拥有他们那样的责任感与超前的眼光。而现实是编剧在以历史为背景或者以未来的社会道德退化到历史阶段的某一时空为背景,代入当代的我们都深深接受的思想,让我们和主角变成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痛骂剧里搞事情的人。可在我们的时代中,我们看完剧立马变成风尘仆仆的普通人,在自己的学校里、工作中,是那样灰溜溜的渺小存在,大多数人都默默无闻,即便在班级或者工作中小有成绩,那么林子那么大,小有成绩的人是那么多,甚至回到影视剧中,小有成绩的人偏偏是最容易自得满足脑子最不清醒从而被主角光环直接秒杀的人。
我们都曾是自命不凡的少年,可是直到比王勃大了,非但没有《滕王阁序》那样的佳作问世,连高考作文都惊险跑题;各科成绩稍稍领先就开始沾沾自喜,结果一看新闻,十一二岁的孩子都收获竞赛大奖报送清北了,我们还在高考泥潭里苦苦挣扎;觉得自己点子挺多,但是上面让写个策划都写不出个什么新意;觉得上了985挺了不起,结果发现大批的普通本科的同学有专长,有想法,或者有家室,看着过得都比自己丰富。然后渐渐地认识到自己不过是个小普通、小透明。然后又有些安于现状,不足够努力拼命,就这样变成了影视剧里那些自以为有想法的愚蠢的大多数人。
而且谁没有觉得自己曾经某个同学很奇怪,最后人家大获成功(一败涂地)了呢。得知这一消息的我们努力追忆自己当初是不是没有对他(她)另眼相待(有没有一眼看出他(她)没前途),以觉得自己不是那种影视剧里有眼不识泰山或见不得他人与自己不同(对身边的人缺乏足够的观察甚至是漠视)的沉默的大多数。
剧里霍顿前几集与黛比的一段对话也挺有意思。黛比说我思考太多了有点累需要休息,你一整天都在思考不累吗。霍顿说不累啊。我当时就很震惊。我要是一整天不停地思考学习内容我会非常非常累而且抵触的,霍顿居然不累。霍顿常常推门看见黛比在学习,她虽然会累但也坚持不懈地学习。而霍顿热爱自己的职业,他为自己的研究倾尽心血濒临被反噬的危险而不自知。这一点我觉得这对情侣十分值得我们学习。
霍顿提起自己的工作就滔滔不绝而他女朋友虽然有情感上的不忠但是能耐心地听并且给出客观的评价也非常难得。有追求的知识分子的爱情真是旗鼓相当又充满着理性的魅力。而霍顿从一开始的欣赏女友的理性智慧到抱怨女友总是打击否定他也能看出他的心理变化。
社会真的反复无常。历史上我们曾视科学技术的进步为洪水猛兽,如今的时代又过于追求最新最好,猎奇心理被充分利用。社会对“科学研究表明”深信不疑,重理轻文,近乎崇拜知识。两个极端都不是很健康。而我们都是社会中的一分子。我们常常不愿动脑人云亦云想着其他人去判断我们坐享其成收获结果好啦。然后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大家又把别人想的过于理性勤快。
我们曾经都害怕自己变成影视作品里那些不理性、愚蠢的非主角,但是事实是我们就是他们,只不过我们自以为是主角,因为觉得自己闪闪发光。但是我们还好,我们处在一个较为开明的时代,我们允许自己承认自己的渺小与狭隘,我们因此显得稍稍高大一点。

在罪案剧层出不穷的今天,《心理神探》究竟选择了怎样一条路为我们呈现罪案剧完全不同的质感?相对于之前《犯罪心理》的单元剧模式,这部剧采用了更加连贯的手法,主角有着连续的心里变化,可以说更偏向于《汉尼拔》,但是对于观众而言缺少了《汉尼拔》所拥有的强烈感官刺激和猎奇的场景,所以如果让我为这部剧说明定位,那就是《汉尼拔》+《真探》的感觉,兼具了猎奇的犯罪手法(杀人后用头颅自慰)和较长的对白以及细腻的人物塑造手段。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得或且或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对于警察而言,他们探寻着犯罪的心理,然后从他们的角度思考,在《汉尼拔》里面主角利用这种方法构思罪犯的杀人手段,从而推测出尚未发现的场景以及不为人知的犯罪原理。在《心理神探》中霍顿利用这种方法去击垮敌人的心理防线(寻找到可以让他们心理戒备崩溃的点,比如E10里的石头,之前和胖子谈话中的高跟鞋)

《心理神探》的剧情框架十分简单,霍顿和比尔是FBI的两位警探,他们意识到传统的刑侦方式已经无法应对这个世界上新出现的罪案。与以往熟人间的仇杀,情杀不同,新的犯罪动机更加令人难以捉摸,凶手与被害人之间没有任何社交关系存在。警察们除了坐等罪犯不断犯案以期获得线索(指纹,头发,血迹这类传统证物)之外没有任何方法。

为此霍顿和比尔开始了一种新的方式:罪犯侧写。这就要说道本剧的原著《犯罪分类手册》的作者之一约翰·道格拉斯,他是FBI的著名特工,从事的正是霍顿所做的事情,对罪犯的行为进行思考,摸清楚他们的行为规律,为之后的调查方向提供思路。虽然有些人觉得这很不靠谱,但实际上很多罪案来说完全是三无案(无证据,无目击证人,无作案动机),有个方向总比没有好多了。这种方法主要是针对连环杀手,大部分连环杀手都具有某种执念,在案发现场所做的行为正是暴露出了他们为了执念所做。

但回到这部剧本身,比起同样以思考罪犯行为为主的《犯罪心理》和《汉尼拔》,这部剧给我最初的感觉就是乏味。大家看这类剧起先大部分都是出于一种猎奇心理,希望从各种怪异的杀人动机中获得刺激。上两部剧没有让大家失望,前者基本上每集都讲一个猎奇的案件,《汉尼拔》则把凶案场面的“艺术性”描绘到了极致。《心理神探》对于这一切只顶多只存在于叙述中,比起大卫·芬奇上一部《七宗罪》可谓小巫见大巫(当然考虑到院线放映对票房的吸引情况也情有可原)。取代凶案现场的则是大段大段的对话,因此这部剧本质上谈的并不是犯罪,而是人本身,重点不是霍顿和比尔去采访学习的罪犯,却是主角霍顿。

这让我想到了他执导的《十二宫》,在《十二宫》里,面对充满传奇色彩的十二宫杀手,大卫·芬奇想要让我们把目光投向主角而非犯罪本身,电影真正的重点在杰克·吉伦哈尔饰演的漫画家格雷史密斯不断探寻真相的过程中。从1968年十二宫杀手杀死第一个人开始,一直到1991年格雷史密斯写的《十二宫》小说出版,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普通人如何耗尽自己的20余年追寻一个罪犯。

同样,大卫·芬奇在这部剧里塑造的主角无疑是霍顿,通过十集三个案件,他为我们讲述了一个探员的变化,这个变化通过工作和生活两部分展现。

在第二集的时候霍顿和比尔第一次见到艾德,霍顿彼时十分紧张,完全处在被动地位,而此时的他在和自己女友性爱的过程中也处在被动地位。一段时间后他通过和艾德的对话学到的侧写术抓到了第一个犯人时,他尝到了甜头,再次去见艾德时,已经和他在同一水平面上交谈了。

接着他和比尔探访了蒙特(就是那个一直想喝汽水的家伙),由此侦破了贝弗利被杀的案件,随后他们的小组得到了国会的支持,这也导致他的信心进一步膨胀。霍顿在爱情中开始尝试占据主动,询问女友和几个男人发生过关系。编剧正是利用这些点滴之间的小事写出了一个人的内心究竟是如何慢慢开始膨胀的,语文课上都说道过,人的内心是最难表现的,唯有通过侧面描写才能得以描述。

之后他探访了杰瑞・布鲁多斯,一位高跟鞋恋物癖者。霍顿开始改变沟通的方式,从拘谨常规的沟通方式转变到了投其所好这点上,他几乎就是把自己学到的侧写用到了沟通中:开始揣测对方的喜好,来降低他人的戒备。霍顿送给了杰瑞一双高跟鞋,彻底获取了他的信任,而这时的他也开始和女友发生争吵……

这里还有一个细节象征着看似平稳的船只行将倾覆:温蒂在地下室养了一只猫,这只猫从来没有出现在镜头中,唯一的线索就是在一团黑暗中传出的猫叫声。所谓事不过三,第三次她再看那罐猫粮,已经满布虫蚁,所谓看似你已经完全掌控的东西,最后仍会出人意料。

霍顿在本季最后一次的讯问中彻底黑化了,讯问对象是理查德·史派克。霍顿尝试突破他的戒备未果,便践行了自己的理论:我们想要挖掘真相,就得和这些猪猡一起在泥塘中打滚。他在询问中用了一个词,ripe
cunt。时至今日,在slut和bitch满屏幕飞的时代,cunt这个词依然是一项忌讳。

来看看霍顿这段是怎么说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