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不是影评,是剧透。

2019年7月6日 - 永利皇宫娱乐

在第一集的开头,Marty在问到对Rust的第一印象时,说了两个词——聪明,冷漠。他还说,Rust就是那种,如果他对于今天的天空颜色不满意,就一定会和老天干一架的人。
这种手法有点像白描,脑海中可能会浮现一张严肃的脸,穿着讲究,说话用词繁琐,又或许是读书太多而与社会缺乏交流。但当镜头切到Rust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却是一个类似流浪汉的形象,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一罐接一罐地喝啤酒。
好在故事的开场有两条线,95年的一条,以及现在时的一条。所以我们有幸看到95年的Rust,短发,没有胡渣,穿衬衫和西装外套。
这八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人闹了什么矛盾?Rust为什么走了八年后又突然回来?
这不止是两个黑人警探的疑问,也是每个人的疑问,同样受采访的时段,Marty几乎没变,而Rust,脸上写满的是对这个世界的不屑,他愿意说,不停地说,但是有的东西却没有触碰,道理再多终究是道理,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说起来自然长篇大论。
而那些自己所经历的呢?

这篇剧透的前两集的内容是我之前看完每一集后发在分集短评区的,从第三集开始把前两集我的看法拷贝过来加上1、2集的内容一起放在了影评区,为的是方便自己找,以后也都是看完每集后更新的。因为都是自己看完就更新的,难免有遗漏、错误、过度解读什么的,所以我重新整理了下。

1,Rust。
很巧的是,Matthew在这部剧中,用Rust的角色,同样阐述了他在《星际穿越》中类似的时空理论——

ATTENTION:1.中英文夹杂。2.严重剧透。3.个人观点。4.时间顺序细节上可能会乱。

……在我们所处的这个维度中,我们的时间线是直线向前的,但在我们的时空之外,在第四维度中,时间并不存在,从这一点来说,如果我们能达到那个维度,我们会看到,我们这个时空就像一个平面,就像一座雕像在很多位置摆放过,而每个位置上的雕像相互叠加又组成了其自身。我们的感官就像轨道车一样,循环往复。在我们这个维度之外的所有事物,那才是永恒。永恒睥睨我们,对我们来讲,那是个球,但对他们来讲,只是个圆。

第一集 “The Long Bright Dark”

并且是这一集,20多分钟前,镜头在Rust和Marty找到毒贩Reggie
Ledoux的时候,Ledoux对Rust说,Time is a flat
circle。20多分钟后,在说完上述理论,Rust和黑人警探说,曾有人告诉我一句话,Time
is a flat circle。
此时的Rust说这番话,就像在说一件别人的事。
那我们来看看Rust到目前为止的一生。
他喜欢小孩。结婚三年,结果女儿两岁在家门口骑自行车出了意外,婚姻到此已举步维艰。可在采访的时候,他却把这件事感慨为“你们必须足够自大,才会从虚无中凭空找来一个灵魂,塞到孩子的肉体中,并让一条生命受困于此。至于我女儿,她让我免遭为人父的罪孽。”说来洒脱,可最后一集,Marty推着轮椅上的Rust在医院附近聊天,Rust在形容快要死的那一刻,他满脑子都是女儿,觉得可以触碰到她,感受到她的爱,那一刻他觉得她是真实的存在。说完已泣不成声。
他曾在黑帮卧底四年。当Marty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感叹道,卧底通常都不会超过11个月,你怎么能忍那么久!对于Rust决定重回曾卧底过的钢铁十字军去套情报,Marty显得忧心忡忡,可Rust告诉Marty,以前在边境卧底时知道一个贩毒团伙,他们有个传统,就是把你绑好固定在椅子上,然后用刀割你的脸,把整张脸的皮扯下来,然后在你面前放一面镜子,让你看到自己的模样,再然后切掉下体,塞到你嘴里,直到流血不止,噎死为止,这个过程你还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所以如果直接死掉,其实还算幸运呢!一旁的Marty听完已经猛灌烈酒了……作为有这样经历的人,Rust迫于精神压力,常常出现幻觉,黑人警探在采访他的时候,也许是为了撇清嫌疑,Rust说,幻觉这几年早就没了。可是,在最后一集,Marty问坐在副驾驶的Rust,这些年还会有幻觉吗?Rust叹气说,一直都有。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Rust进了罪犯疤脸男的老巢时,竟然在关键时刻,看到了幻觉。
他能从一个人的眼睛就读懂一个人的全部。Marty说,Rust有特别的审问技巧。对此,Rust也表示,最多10分钟,他就能判断出那个人到底有没有罪。而被问到为什么,他说,每个人的眼睛都是一个locked
room。不论活人还是死人,他们的眼神里都能有要诉说的东西,可是在死亡面前,这些东西不过是“粗劣的假设和愚蠢的愿望”,你的人生不过是一场“如何做人”的梦,没有什么好紧紧抓住不放了,可以放手了。放手之后,这个梦就留在了你的眼睛里,就是一个locked
room。Rust一直在读别人的眼睛,犯人的眼睛,Marty的眼睛,Marty老婆的眼睛,同事们的眼睛,总是一说一个准。可最后呢,在他选择走向黑暗,走向死亡,决定“放手”的时候,他是否在那一刻读懂了自己,他自己的locked
room里是否充满着遗憾或是不舍。
他最能分清界线和轻重缓和。Marty在这点上和Rust是个截然相反的人,以至于每次和Rust吵架到最激烈的时候,都会抱怨Rust是不是缺少性生活。其实作为一个身材保持算是良好,仪容仪表都很过关的男青年,Rust能做到圣人一般全心工作,一天24小时恨不得48小时都在查案,这让人看起来已经够变态了。在第一集的时候,他去酒吧问妓女要一点毒品当安眠药吃,妓女打开双腿想报答的时候,他竟然冷静走开。还有Marty的老婆Maggie,Rust在第一集的时候就看出来这个女人对自己有好感和怜悯之心,所以在有次Maggie深夜打电话和Rust闲扯,Rust却让她早点洗洗睡。朋友妻不可欺,话是这么说,Marty二次出轨的时候Maggie终于忍无可忍,她带着酒气去Rust家,说着说着就往Rust身上贴,可以看出来Rust一开始是忍耐的,可是后来,他也许是压抑太久,和Maggie发生了Maggie称其为“最爽的一次”。虽然在最后一集,Rust和Marty说,你这个烂人,让你老婆不得不利用我才甩开你。但在Rust心里,他都明白的吧。他自始至终都知道Maggie的想法,可是那一晚同样被案情弄得焦虑不堪的也有他,所以在事后,脑子清醒之后,Rust充满着不忍、悲伤和愤怒,透着微微的哭腔,冲Maggie大叫,你他妈的为什么要来!快滚!滚!
说着道理的Rust和内心孤独的Rust。
Time is a flat circle.
Rust看似以直线向前的生活被轨道一般的循环一次次驳回,他确实还是那个可能会因为颜色不对就和天空干一架的Rust,但时间和孤独会逐渐扭曲这条直线,会做出和之前相悖的举动。可直线还是那条直线,说着长篇大论的Rust带着对这个世界的轻蔑,吐着烟圈打马虎眼,可那双沧桑的眼啊,那个疲惫的灵魂,依旧活在孤独里。
第七集Rust和Marty去查案的时候,嫌疑人家族曾经的女佣胡言乱语说道,死亡不是尽头。出了门,Rust感慨,真希望那个女佣是错的。Marty问,什么?
Rust似是叹了口气,说,死亡不是尽头。

第一个镜头是一个人carried另一个人到一个树下,然后放了一把火。

2,Marty。
如果说Rust是一条直线,那Marty就是一条柔和的曲线。
在多年后相遇的酒馆,两人决定重新合作查旧案,此时需要去问以前的一个同事Steve,Rust和Marty说,你和他关系不错,你去问吧。Marty赶忙撇清,说,才不是呢!我只是比较善于交际罢了。Rust瞥了他一眼,说,那就去好好交际一下。
让我们再回放到95年,同样是两个搭档,去一个修车行问路,修车工含糊其辞不愿意说,临走的时候,Rust在车边让Marty等一下,然后回到店里,和伙计们说,对不起,刚才我们可能问的方式不对。继而把人家撂倒按在了桌子上,终于问到了路。
看,这就是两个人的区别,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互补的性格。Marty看起来更像是生活中常见的那种男人,有一些智慧,知道如何在公司生存,老婆美丽,也有一对可爱的女儿,与此同时,用Marty自己的话说,“为了家庭和谐”,在外也有一些情况。
Marty在黑人警探的采访中说道,有时你能感觉到幸福,有时却要等到风烛残年后,才发现幸福来过又离去的痕迹。有一种感觉,你们也许偶尔会感受到,生活正从你们的指尖悄然流逝……生活的真谛明明就在我眼前,妻子,孩子。可是我却只关注那些无关紧要的事,背叛婚姻确实是罪,但我的原罪是漠然。可是明白的太晚。
也许是警察的职业使然,Marty常觉得家里的人都不理解自己,并且他也有一些大男子主义,和岳父话不投机半句多,和妻子也是说着说着就要吵起来,Maggie在一次聊天中说道,Marty,我觉得刚认识你的时候,你比现在聪明多了。
我们不知道以前的Marty有多聪明,我们能看到的是95年的Marty,应付着工作,压力大了就去找情妇,在酒吧看见情妇和别的男人约会还去砸场子,情妇找了老婆摊牌就在电话里骂情妇是“婊子”。去妓院查案还为未成年少女说话,觉得老鸨这样做太过分,结果被老鸨一眼看穿Marty是在情妇那里受了气。此事本在这里就可以做个了结,不料好不容易挽回婚姻的Marty在2002年却遇到了当年妓院的未成年少女,结果少女以报恩的名义,为Marty再次拉响了婚姻的警报。
Time is a flat circle. 这是形容Rust的一生,也是形容Marty的。
Rust在第三集被采访时说道,我们都遇到了我称之为“生命陷阱”的东西,它让你相信一切都会不同,你会搬到其他的城市,会遇到朋友,会陪伴你一生,你会陷入爱情并实现梦想,该死的梦想成真以及生命的完结,不管这两者是什么,没有金刚钻就想揽瓷器活,什么梦想都无法成就,直到世界末日,而完结……不,一切都不会完结。
Time is a flat circle.
所谓的trap就是Marty觉得一切都会好的,人们会继续爱自己,案子会快点了结,会得到老婆的原谅,会得到女儿的尊敬和爱,对这个世界不用太斤斤计较,这个世界也会给我回报,这不就是交际吗。
可是他遇到了“宿敌”Rust。第一集开头,Marty就说,就像你无法选择你爸妈是谁,你也无法选择你的搭档。
Rust的较真,严谨,敬业,让Marty整个人都相形见绌。Rust失眠整夜查案的时候,Marty在约炮,Rust失眠研究案情的时候,Marty在和情妇计较人生。其实Marty也不是不关心他这个搭档,在Rust重回钢铁十字军的时候和他俩一起去抓Ledoux的时候,Marty同样都在默默支持他的搭档Rust,不离不弃。也难怪黑人警探采访Marty的时候,认为Marty可能被Rust牵着鼻子走了。毕竟查到线索的都是Rust,发现案情新进展的也是Rust,Marty说起来是个小队长,但是论脑力活,可都是Rust一个人在做。
2002年的那场矛盾,Rust睡了Marty老婆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Rust不顾上级阻拦私自翻旧案,把自己逼出来的40多页的口供扔给Marty打印,因为自己需要外出查案,这彻底惹怒了Marty,他喊出了这么多年来的心里话,他说,你这个人脾气这么差,我是唯一从头到尾都在支持你的人啊,唯一!
Rust对这样的对话早已心里有数,他说,Marty,如果没有我,也不会有今天的你。
一直以来,Marty的愤怒都建立在没有立场的立场上,他骂情妇是“婊子”其实就在恨自己无能,他骂Rust缺少性生活其实就可能前一晚刚和老婆大吵一架,他讨厌Rust的认真和计较是因为他自己根本成为不了Rust那样的人。
如果能再认清自己一点,Marty也可能喊出《一步之遥》里姜文喊出的话——我还是个孩子啊!
也许未婚之前的Marty是和Rust一样冷静睿智条理清晰,但工作,婚姻,人际关系,将这样一个男人逐渐困在了生活之中,怀有莫须有的希望,以及种种对未来的假设,以为自己活的得意,其实已经落入一个逃不掉的trap。
Marty何尝不想逃开,可是就像他自己说的,明白已经太晚。
最后一集在病房里,离婚多年的老婆带着两个女儿来看自己,女儿问爸爸感觉怎么样。起初Marty说I’ll
be fine,然后又改口说I’m fine,一直重复着,直到哽咽,继而哭了出来。

然后是Martin Eric Hart在路易斯安那州police
CID被访问,时间是2012年5月1日,被问他对他的搭档的看法,Marty说他搭档有一段时间的外号叫tax
man,他来自德州,没人知道他,骨头硬,神经紧张,Marty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请到他去家里吃饭,且吃饭时间大概是在Dora案那段时间。Marty自己认为这次询问是因为Dora
Lange + Kids in the
wood案,警察下一个问题确让他说说Cohle,警察说他们听到过一些故事,认为Cohle很奇怪,Marty说Rust
would pick a fight with the sky if he didn’t like its shade of
blue.(Rust是那种仅仅因为自己不喜欢天空的那种色度的蓝而跟天空干架的人。)
当Chole赴晚宴出现在Marty家门口的时候,Marty说Chole看起来却像是要奔赴刑场似的。

3,主题。
这部剧的主题非常简单,娈童,宗教,政治,看似是美剧常见的主题,可是得益于剧本的严谨和演员的出色表现,让整个故事显得尤为饱满。
特别是提到几点小孩子对大人的影响。
Rust离婚是因为女儿意外去世。
Rust卧底违规杀死一名毒贩是因为,当时对方想要给婴儿注射病毒“净化”孩子。
Marty被案情困扰回家晚的时候,第一眼就是看看女儿熟睡的身影。
Marty第一次和老婆闹矛盾后,最大的愿望是希望回娘家的老婆给自己一个机会见见女儿。
Marty辞职是因为有一个案子,罪犯把婴儿放在微波炉里面烤,Marty那时候觉得,这件事真的没办法继续做下去了。
而在Marty和Maggie分居的时候,Rust去劝Maggie,也提到,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最重要的事就是繁衍后代,孩子是最重要的家庭连接,我们逐渐变老,工作养家也都是为了孩子,如果你觉得Marty的行为是一种懦弱的表现,那你应该明白,这些和你都无关。
同时,罪犯那边,借着宗教的名义,猥亵儿童,和上述的表现形成鲜明的对比。
Rust从Tuttle牧师家偷到的用仪式性侵儿童的录像带,Marty都看不下去,Rust却为了查案,从头到尾看完了,这就好理解为什么2002年之后,Rust开始酗酒,因为这个真相让他觉得精神紧绷,他需要借此逃离,离真相越近有时候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生活逐渐把这两个人拉向一个平衡点。
在人物性格的主题上,Marty虽依旧是一个会交际的人,但离婚后长期独居让他重新学会了冷静的思考和分析。Rust虽还是那个爱计较真相的人,但在重逢后,他假装不经意地,也开始询问Marty这些年过的好不好。
黑人警探Papania和前来说服自己做后援的Marty说,你现在说话越来越像Rust。
这就是搭档的意义啊。就像你无法选择你爸妈是谁,你也无法选择你的搭档。Rust八年后决定会回来,理由用他自己的话就是“我的生活就是暴力和堕落的循环,从记事起就是如此,我要解除这个循环”。
他要逃出这个circle,Marty亦是,他们作为搭档,抗争的不止是这个社会的邪恶,更是人性的堕落。这也正是这部剧积极向上的一面,欲扬先抑,最后将正义展现在观众面前,毫不做作,让观众感受到两个鲜活的角色。剧集从头到尾都没有直接给角色定型,而是从令人印象深刻的事件和发人深省的台词来逐步烘托出角色和事件的轮廓。
特别是他们去抓Ledoux的时候,明明没有枪战,可是观众事先听了他们的口供,在脑海中做好了场景的假设,预备好了看动作戏大场面,通常电影里最安静的时候,都会有给人惊吓的突发状况,结果这一幕的处理上,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生!也是一种巧妙的叙事手法。
有人说这部剧是严肃小说,有人说这部剧是加长电影,我都同意,并且在推理上让观众也有参与感,没有挑明的细节留下更多的遐想空间。低沉的配乐加强了神秘的氛围,色调也是偏冷色,像在高级餐厅食用一小碟精致的菜。
前五集基本都在用两条线来一边塑造人物,一边抛下线索。第六集是一个过渡,采访的基本结束过渡到现在时的两人相遇。第七集真相就算是出现了。第八集就是如何找出这个真相。这个节奏就像一个漏斗状的漩涡,越到深处越紧凑。
结尾的时候,Marty恢复得不错,他一开始把Rust推出医院时说,我会安排人安置好你。说完的那一刻,突然有种凄凉的感觉。这一场长跑看起来就要结束了,一切尘埃落定,Marty的老婆女儿都回来了,可Rust还是一个人。
所幸Rustin
Cohle同志骨子里还是铁打的,随时可以来一段说走就走的旅行,于是在抒情过后,他让Marty扶他去车上。
再次启程。
这场长跑本该就没有终点。人性善恶也好,正义邪魅也好,孤身一人还是妻儿相伴也好,本就没有结束,毕竟这是生活啊。
希望死亡真的就是尽头。

再然后是Rustin Spencer Cohle 在路易斯安那州police
CID被访问,时间是2012年4月26日,他说的第一句话是Occult ritual
murder.显示他知道警察访问他的目的。并随后点了一支烟吸了起来,警察让他别吸烟,估计室内吸烟被禁止了,他拒绝了,“Don’t
be assholes. You want to hear this or
not?”然后继续讲述。1995年1月3日Vermillion sheriff
就Erath外围甘蔗林尸体案件请求援助。那时侯他已经调到路易斯安那州CID三个月了,过手过两个案子,这天是Rust女儿的生日。

尸体现场是一名赤裸的头上绑着鹿角的女尸被摆放成跪着祈祷的姿势,周围摆放这几个小架子,Rust检查尸体,尸体的手腕、脚踝、膝盖有捆绑痕迹,腹部多重浅刺伤,喉咙周围出血,肩部、大腿、躯干有尸斑,受害者死后躺着过一段时间后凶手才被移动的。Rust把他在现场看到的一切都写了下来,并附图。Marty拍了一些现场照片(!!)。不像其他人拿的都是小本子,Rust办案时携带是一本很大的笔记本,看起来像挨家挨户收税的人,Marty解释Rust外号的起源说。Rust解释他记笔记的原因,说某些小细节可能就是破案的关键(!!)。

Marty说了多种警探的类型,说跟如何“manage authority”有关,A smart guy
who’s steady is hard to find. 说自己是regular type dude with a big-ass
dick. 说自己”I knew how to talk to people, and I was steady.”
他说Rust在德州的文件是密封的,并且”Rust wasn’t big on talking except when
you wanted him to shut up, but he was smart. ” (在说Rust
不steady。。)Marty在与Rust搭档的第二周进了Rust的公寓,超简,Marty认为没有家庭对过了一定年纪的人来说不太好。

Rust说案件凶手Meta-psychotic,说当年还得解释给Marty什么是meta-psychotic.”这会再发生,要么以前发生过,或者都有(!!)”“这是一种幻想、扮演、仪式、崇拜、图腾(不准确。。),这是凶手的幻象,她的身体是他性欲倒错的一个爱情地图”“把肉体的欲望依附在被社会禁止的幻想和实践上”“尸体膝盖有擦伤,背上有烫伤,嘴唇有疱疹,牙龈衰退,牙口不好,极大的可能受害者是妓女。凶手可能不认识受害者,但凶手有的这种想法已经很久了”Marty认为他在胡编乱造,硬把证据往假设上扯,是偏见。Rust说“等着看受害者身份吧,这种事情不会凭空发生,这肯定不是第一例,因为太具体。。”Marty无视Rust的说法,邀请他去家里晚餐,说不能再敷衍老婆Maggie的催促了。。Marty请求了所有可能的支援,Gordon
DiCillo(之后的法医)出现在现场。

Rust说那天的太阳还没有下山,Marty就邀请他去家里吃饭,Rust本身是不乐意的,在自己女儿生日的那天不太想见Marty的家人:他的老婆和两个女儿,Rust知道自己就这件事儿什么都做不了,但他觉得不是今天或明天,自己要开始喝酒了。。从案发现场离开,在车里,Rust说这里的人好像认为外面的世界不存在似的,Marty说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贫民窟。Rust说其实整个世界都是一个ghetto,是太空的大下水道。Marty说那个现场是他见过的最糟糕的现场,然后他问了Rust的信仰,Rust说他不是基督徒,Marty问那他家的十字架是干嘛用的,Rust说是一种冥想,说“I
contemplate the moment in the garden, the idea of allowing your own
crucifixion”(耶稣受难记么。),Marty问他那他信仰什么,Rust说工作的时候不应该谈论这些,Marty不放过俩人交流的可能性,Rust说他认为自己是现实主义者,但是哲学术语叫消极主义者,他直接陈述了他对生命的看法:I
think human consciousness was a tragic misstep in evolution. We became
too self-aware. Nature created an aspect of nature separate from itself.
We are creatures that should not exist by natural law. We are things
that labor under the illusion of having a self, this accretion of
sensory experience and feeling, programmed with total assurance that we
are each somebody when, in fact, everybody’s nobody. I think the
honorable thing for species to do is deny our programming, stop
reproducing, walk hand in hand into extinction, one last midnight,
brothers and sisters opting out of a raw deal. 他认为他还活着的原因 It’s
obviously my programming, and I lack the constitution for suicide.
(自毁倾向)。然后Marty就让他闭嘴,Marty显然不认同他的看法。Rust说他能尝到铝和灰尘的味道,能问闻到空气中的psychosphere,Marty让他闭嘴,keep
the car a place of silent reflection… 再然后Rust 问Marty
去他家应该带什么,Marty 说酒就可以,Rust 说“我不喝酒”.

他们回到CID后Marty给老板汇报,Rust在外面听到他的同事谈论案情,中间有人说他是I.A.(internal
affairs?),有个人打电话说了自己的名字Steve
Geraci(!!),Marty跟老板汇报案件时老板问他对Rust的看法,Marty说他聪明、冷漠、对交朋友不上心,但却为Rust说好话,确定了俩人往后的继续搭档,Marty仍将lead。。确定Marty第二天做简报。Marty走出老板办公室时,与穿制服的人擦肩而过,打招呼,制服男没理他。外面的警察继续讨论案情,有人说鹿角到底什么意思,Cohle背对着他们说是皇冠。Marty
说他们明天一早要做简报,有个警察说有媒体认为这是撒旦崇拜,他们的对话中提到了前面的制服男Command
Speece,幸灾乐祸的说he gonna have his nose up your ass.
老板说会有个新闻发布会。下班后,Marty开始打字做书面工作,Rust声称离开去找线索,说他从Vice和prost
farms(妓院?)得到了一些名字,想查下数据库。【Vice(a police division
whose focus is stopping moral crimes like gambling, narcotics,
pornography and illegal sales of alcohol)。】

从办公室离开后,Rust说由于女儿生日,女尸,他想等DiCillo(法医)打电话来或等确定受害者身份后再调查该案子,加上他从州Vice得到一些名字和地址(可以买到drug),再加上他没人可以谈话,于是他出现在某一个地址,从车里看到了一个妓女从卡车里出来(像是刚卖完药?),Rust跟着她来到酒吧,女孩正跟朋友一起,给两位女孩买完酒后,问她们有没有见过受害者模样的女孩,表明自己并不会因为别人卖淫或卖药而抓人,她们才说认识的人中符合特征的人都没有消失,然后Rust支开女孩的朋友,问这个女孩买药。。给自己找到了一歌卖药的。。

Marty做完paperwork回到家,边喝酒边看了两眼女儿们,失眠,早晨在沙发上被叫醒,妻子Maggie在床上独自醒来,经过被孩子们弄得很乱的房间,发现Marty
在沙发上睡着,他们之间的对话,暗示婚姻有问题。后面一女子送东西,Marty
一看到就立即走了过去,两人进入一房间,关门,Rust
抬头看了下周围,没有人有任何反应,暗示Marty 出轨已有一段时间了。
  
第二天早晨Marty出现在办公室的时候,他的老板正在对秘书(?)说如果Speece
(前面穿制服的人)打电话,就撒谎告诉他说自己整个早上都在debriefing。。然后Rust告诉他指纹结果出来了,确定了受害者身份,受害者姓名Dora
Kelly
Lange,曾经偷窃、持药、卖淫,查到了她的地址,房东说她一年没回去住了,有个前夫Charlie
Lange,他目前正在Avoyelles坐牢,刑期8年伪造支票,Dora妈妈住在Breaus
Bridge外,Dora的驾照过期,法医DiCillo打过电话。Rust一早给Marty的信息量给Marty留下了印象。他们去了法医那里,法医说Dora被洗干净了,身上没有任何指纹,手腕与脚踝有被捆绑的痕迹,用半英尺的绳子绑成那样可能20个小时,有阴道性交痕迹,竖直着绑的,一天或一天以上没吃过东西,毒检有meth+LSD。既Dora被下药、捆绑、用刀折磨、被勒窒息、摆成那个姿势在那里。”皇冠”是用玫瑰刺、早期的甘蔗、柳条围着弯树枝绑成的,角是鹿角,螺旋符号是用粗的手套手指蘸着acrylic
basic blue
(丙烯酸碱性蓝)画的,没有留下任何指纹,法医并没有给出关于那些蔓藤架的信息。Marty认为是personal,Rust认为iconic,planled
and in some ways it was
impersonal.从法医那里出来,Marty让Rust停止说那些有的没的,Rust说“Given
how long it’s taken for me too reconcile my nature, I can’t figure I’d
forgot it on your account,
Marty.”Marty问Rust昨晚有没有睡觉(因为一大早他给的信息实在是量很大,且自己昨晚有些失眠),Rust说他不睡觉,他只是做梦,Marty翻了个大白眼。。回去后Major给他们开会,有报纸描述案件为occult,Speece
(制服男)和主管们都在注意这个案子,媒体在炒,宗教团体。。然后Marty开始briefing。。让更多的人帮助调查。。

他们开着车去Erath实地调查,车里Rust开始see
things,路边的一个女孩冲他招手,他问Marty是否相信鬼魂的存在,Marty让他闭嘴。。然后他们开始访问现场周围的居民有无异常,其中一个老人问是Fontenot家的女孩么,他们问为什么这么说,老人说上次出事是女孩失踪于5年前,他们问了Fontenot家在哪。然后他们去了教堂,教堂牧师是位黑人,问他Fontenot家女孩失踪的事,牧师说她的家人五六年前来过教堂一两次,牧师向他们抱怨了有人把死猫剖开钉在教堂门上两次的事儿,Marty说这事不归他们管,Rust看到十字架的绑绳,问他见没见过Rust画的图中的东西,牧师说是bird
trap,他的阿姨说是devil net, you put them around the bed, catch the devil
before he get too close. 说他的阿姨loved her some Jesus, but had a bit
of that Santeria in her.然后他们去了Sheriff
Tate那里了解Fontenot家女孩的事儿,告诉Sheriff说报告说是Possible report
made in error. Sheriff Tate告诉他们,那时的Sheriff是Ted
Childress,他现在应该在Gulf Shores.
Marty质问10岁女孩失踪为什么没有上报州警,Sheriff说据他所知女孩是去找生父了,女孩的母亲非法持药、非法卖淫,Sheriff认为Ted
Childress认识女孩家庭,认为女孩跟父亲更好,母亲好像同意,她只是报了一下案就没在管了,然后和男友离开了。Marty问Sheriff说R&I说去年12月在这些地方有人报案说小女孩被追过丛林,然后Sheriff给了他们当时报案时画的人物,女孩认为是绿耳面怪追的她,当时画这幅图的人认为画的很对,所以没法call
APB。

然后Major主持开了新闻发布会,站在Major身后的是那边的Speece和这边的Marty,Rust和一名制服男,Speece深深的看了Rust一眼。。他们去了监狱见Dora
Lange的前夫Charlie,Charlie的第一反应是她现在说我干过什么了么。。Charlie说他进去一年后就离婚了,Dora的药物史,及他们的历史“You
know how it is — you want a wife, but only half the
time.”Charlie称自己很久没跟Dora联系了,但是Rust说Dora不久前Dora还给他打电话,Charlie
就说起了那通电话,他说Dora听起来all fucked up.
他说他的店需要钱,Dora欠他钱,于是他找了Dora的朋友Carla,让Carla告诉Dora打电话给他,电话里Dora
didn’t make
sense.她跟他说要做修女,她遇见了国王,Rust和Marty从他这里获取了Dora的朋友Carla的名字和电话。Charlie不想让人知道他告诉了警察信息,Marty说这是Avoyelles,又不是Angola,你们这能有Aryan
Nation就很奇怪了,不用担心会有人报复。。Charlie问Dora干了什么,被告知Dora死了,然后Charlie的眼神。。。

各位警探报告各自获得的信息,Rust闻到一个警探身上的烟酒味,质问了他们,Steve
Geraci说了句脏话,Rust就打了Steve Geraci一巴掌。。某个警探说他的AP guy
Ray Fontenot告诉他失踪女孩的叔叔/舅舅Dany
Fontenot是LSU的投手,住在附近。然后Major和command
Speece领着牧师Tuttle从办公室出来,Tuttle说Eddie很关心,说正在讨论成立个task
force来调查anti-charistian
connotation,牧师离开后,Rust问Eddie是谁,Marty告诉他是州长,是牧师的堂兄弟。。。之后一个女人,替法官送东西给Marty,Marty看到后就走了过去,进了一所房间。。

Rust和Marty拜访Dany
Fontenot家,Fontenot因为疾病已经瘫痪,Marie的阿姨说她的生父名字是Len
Stroghes。Marie
的母亲Debbie告诉他们说Marie去找她的生父了,他们没有生父的地址,Marty问他们知道Debbie在哪儿么,Marie的阿姨说Debbie再次结婚了,并不是Marie失踪时跟她一起的那个男人,他们听说的Debbie的地址是拉斯维加斯。然后他们家的后院原来是一个小型游乐场,已经破烂不堪了,养了鸡,Marie以前更喜欢在这里玩,Rust在后院的房间理发现了那种小架子,婶婶说她们从警察到过他们家后就再也没有进入过那所房间。

一段时间以后,Rust去Marty家晚餐后面,带着一把黄色包装的红花醉醺醺的出现在Marty
家门口,Marty的两个女儿还说是圣诞老人来了,看到Rust之后就不说话了。。Rust对Marty坦白说他不喝酒的原因是他有drinking
problem。吃饭当晚,Maggie和Rust
聊天时,Maggie问Rust结婚没,Rust说结过,Maggie说你结婚的时候会醉酒赴晚餐么,言下之意怪不得会离婚,问他有没有孩子,Rust告诉她自己的女儿死于车祸。晚餐中Rust有问必答且非常诚实,显然不讨厌Maggie和Marty的两个女儿,然后之前商量好的提前离场的也没有上演(后面第二季Marty
问他为什么没有离开,Rust 说dinner并没有想像的那么糟糕,喜欢与Marty
家人talk)。Rust 或许痛苦,内心也是享受能与人talk 吧,或许Rust
之后对Maggie 产生些什么。。。 Rust去接电话时,Maggie问Marty 他对Rust
有多了解,Marty 说他uppity,You do not want to pick this man’s
brain.(结合后面Maggie的职业是医生,可以推测她是神经科医生。。)

2012年警探问Marty他的business,Marty说他有个保安公司,做PI什么的,说很多警察退休后10年就进坟墓了,因为没家庭&没事干。Marty建议You
make it out, you stay busy.
2012年俩人拆伙,他们之间的事情跟案子无关,无论俩人之间如何拆的伙,他仍然认为Rust是个好警察,听起来Rust对他做过一些事情,他已经原谅Rust了。警探问他Rust的办案程序,因为听说Rust是办案高手。

2012年的Rust继吸烟的要求后,又要求喝酒,被拒,他问“Is this supposed to
be admissible?
Huh?…”(这次询问难道本该是可作为证据被采纳的么?)警探问他为什么突然间那么想喝酒,Rust说“因为是周四,且已过正午。周四是我的休息日中的一天,在休息日我中午开始喝酒,你们不可能打断这个。”无法,年长黑人警探示意年轻黑人警探去买酒。。酒买回来后,Rust问他们想知道整个案子还是结尾,年长一点的警探说整个案子,因为飓风Rita的关系文件都毁了,Rust对年轻点的警探说年长警探没说的是这次采访是关于其它案件的,Lake
Charles的新案件,年轻警探问他为什么这么说,Rust说是从报纸上得知的。然后年长警探问他对Lake
Charles的案件有什么了解,Rust想看警探那里有什么信息,警探却说先听Rust的story。警探问他为什么调查Marie
Fontenot,Rust说女孩失踪了五年,错误报告?他有个uncle住在附近。。Rust问警探们想听的是英雄的一枪?他们把孩子们带出来的地方?警探说最终会的。Rust问Lake
Charles案子的受害者是什么样的,黑人警探拿了新案件的文件给他,问他的想法,Rust说跟1995年的Dora案件很相似,警探说,你这都知道,说这个案子的细节有特定的细节与95年案件一致,而这个案子的细节并没有给媒体公布。。然后问Rust说你离开了8年,2010年回来。。被Rust打断,Rust说如果我们在95年抓到了他的话,这个案子怎么可能还。。警探说我们认为你会知道,Rust说那么开始问正确的问题。。(Rust打断了警探正要提出的问题)

1.Marty是个normal guy. 1988年左右,Marty
是或者想成为运动明星,大学曾经打过棒球(?),已婚,两个女儿,有外遇,跟同事相处关系良好(even
跟Rust
也可以相处),跟上司关系良好。他应该是一个受欢迎的人,能够与周围的人打成一片的人。
2.相比之下,Rust
不太像正常人。女儿去世,妻子离开。专注、敏感、消极、酗酒、嗑药,问题很多,却能够破案,总能抓到点,破案率高是其在人缘极差的情况下能在CID
(crime investigation department)立足的原因。
他不关心规则,先是要求在室内吸烟,再是要求被询问时喝酒。
3.Dora Lange头上的“皇冠”的鹿角是 10-point的。
4.Marty出现跟秘书打招呼后,秘书问他咖啡要?Marty说Strong and black just
like you。。。
5.黑人牧师讲的他的阿姨 bird trap/devil
nets,长久居住Erath的人貌似知道这种bird trap。
6.Charlie被询问后怕被说打小报告,及被告诉Dora死了的时候的眼神。。
7.Rust 要开始嗑药了。(barbital 的东西有催眠作用,易上瘾,易overdose )
  
8.从1995到2012年,Rust 的变化蛮明显,貌似不在乎的更多了。Marty
变化也蛮明显,按时吃药,wear better suits。
9.Rust过往的经历:
在阿拉斯加长大。
1985-1989年左右开始在South Texas做警察,劫案组。
1989年左右开始在缉毒组。
1994年左右调到路易斯安那跟Marty
搭档,两人搭档的的前三个月解决了两个案子。(Rust
之前的档案被密封,女儿在此之前去世,妻子离开)
1995年1月3日,女儿生日的这天Dora 的尸体被发现。
2002年,由于某种原因Marty 和Rust
闹翻。自此两人之间再无联系。离开路易斯安那州。
2010年回到路易斯安那州。
2012年两个警探就Dora Lange
案分别对两人进行录像采访(称因为相似案件又出现,飓风Rita
毁掉了当年的卷宗,如果当年案件凶手被抓,怎么可能会再现?Rust
精准的知道有新案件,而Marty却还没意识到)。
10.Marie
Fontenot的母亲报案了一下就离开了,并且离开前告诉家人女儿是去找生父了,另一方面,Ted
Childress告诉别的警察Marie是去找生父了,并把失踪报告撤销。感觉可能是Ted
Childress给了Marie的妈妈某些好处\威胁,让她不再追究女儿的失踪,并与男友离开。
11.关于Marie Fontenot的uncle Dany Fontenot
更像是舅舅,Marie的生父的姓氏跟她不同,只能推断她跟母亲同姓。又或者Marie的母亲曾经跟Dany
Fontenot
的兄弟结过婚,Marie改成了跟继父相同的姓氏,但这种可能貌似不大。
 
  
 
第二集 “Seeing Things”

2012年的访问中Rust 说“Back then, I’d sleep and I’d lay awake thinking
about women. My daughter..my wife. I mean, it’s like… something’s just
got your name on it, like a bullet or a nail in the
road.”『自毁倾向』。。之后他为他自己『漂走』道歉,说有时喝点酒就会这样,这也是为什么他喜欢独自喝酒。。之后他说很奇怪多年后小架子会出出现在Marie
Fontenot的playground里,没人知道它为什么会在那里。。婶婶认为是Marie在学校里做的手工,对Rust自己来说,他觉得是有人在跟他对话,Marie的学校在1992年因为飓风Andrew关闭。

随后他们拜访了Dora的母亲,通知了她女儿的死,问她最后见女儿是什么时候,Dora的母亲说她从电视上看到新闻,她还为女孩的母亲祈祷,结果没想到是她自己,被问到Dora的父亲,母亲的首先反应是你们听说了什么吗,被告知说他已经去世,她说“Why
wouldn’t a father bathe his own
child”她说他死于车祸于1984年5月11日。被问及跟Dora的最后谈话,她说她以为事情在朝好的方向发展,离开Charlie,Dora于一个月前回来过,没谈起过他的父亲,她说她有去教堂,被问道知道那所教堂在哪里的时候,她的头开始疼,开始祈祷,随后解释说是干洗店职业伤害。在回去的车上Marty聊起了自己的母亲,Donna
Reed type. Packed lunches, bedtime stories.
问Rust他妈是否还活着,Rust回答可能吧。

2012年访问中Marty说Rust只谈论过他的父亲一点,阿拉斯加,越南,说自己的父亲,已经去世,even
in the end, I still think he could have taken me.
海军陆战队、韩战,他从来不谈论,there was a time that men didn’t air
their bullshit to the
world.他认为Rust的问题是不肯承认自己需要的东西,比如家庭。。

然后他们拜访了Dora的朋友Carla,她说她以为Dora回家住了,以为Dora had
gotten into something.比如赌博什么的 having a rough time.
Dora当时的情况是瘦,痴,high, on
somethign.说自己找到了一所教堂,她说她的眼睛不对劲,她不知道这所教堂的地址,被告知Dora从去年夏天搬走,Carla说那时也是她开始较少见到Dora的时间,Dora提到过一个地方,在南边,Spanish
Lake附近,女孩们以前待在那里。在车里Rust说Dora听起来很难过,是个easy
target,凶手的特征有hits prosts, artistic, religious in some kind of
way.Marty说方圆千里之内的人除了你都kind of religious
..Rust说数据库中能有多少受害者是有鹿角的、蒙着眼睛的、后背画着符号的?Marty说tweakers什么都干的出来,Rust说这个案子与其它的案子不同的地方在于This
has scope. She articulated a person with vision. Vision is meaning.
Meaning is historical. Look, she was just chum in the water,
man.(她被浸在水里,所以死因是溺水?)

长时间调查没有结果,像丧家之犬。警探的工作就是寻找线索,询问证人,打包证据,建立时间线,建立story,日复一日。Rust早晨独自醒来,Marty则被女儿们吵醒。Marty问Rust那晚吃饭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离开,Rust说可能自己清醒了一点,并且没想像中那么糟糕,喜欢与Marty的家人聊天,Marty问他为什么会认为会糟糕,然后Rust告诉他自己结过婚,3年,有个女儿2岁死于车祸,离的婚。

2012年黑人警探问Rust只结过一次婚么,Rust说另一次差点结婚,没成,Larie是Maggie介绍的,认为分手是最好的,
“Sometimes I think I’m just not good for people. ”黑人警探说this job
does this to people, it changes your. Rust却说Me being this way made me
right for the job.
Rust说过了某个年纪就知道自己是谁了。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没人管,称心。

2012年的Marty说you got to decompress from the job before you can be a
family man.
他当年减压的方式是在酒吧跟别的警探讲述自己过去离奇的“辉煌经历”,讲的兴高采烈,随后在酒吧外给在上集出现过的在法庭工作的女人打电话,随后到访女性友人家,出轨出的十分旷野香艳,还吃女友的醋,女友说她want
things。2012年的Marty说In the end, it’s for the good of the family.

2012年的Rust被问道他所说的vision是什么意思,Rust说他以为警探们知道,说他告诉过Marty,他说是由于chemical…有flashbacks,神经损害什么的,是因为自己HIDTA
(high-intensity drug trafficking
area)的那段时间。说自己做过四年的卧底,那也是为什么自己出来路易斯安那会有那些Fed
rumors,说看来自己的卷宗还密封着,问说警探们关于他到底知道些什么。。

1995年Rust从妓女住的motel买了整瓶的药,拒绝了她的服务.问她哪里能找到可能认识Dora的女孩们,妓女说如果她在I-10以南混的话,那边有个“The
Ranch”,女孩们“工作”和生活在那里,在Spanish
Lake以南。在与妓女的对话中Rust说“I’m police. I could do terrible things
to people with impunity.”

第二天在更衣室,Rust说他可能发现了什么,跟Marty说他们应该先去南边的Spanish
Lake附近的Runny ranch,然后sniff了一下,建议Marty washing
up.揭穿了Marty的出轨。在他们去找那个地方的路上,问路的时候Rust没有任何迟疑的使用了暴力。2012年的Marty对两位警探说he
had some
moves.他认为Rust过去缉毒的经历让他有很多的线人,其实根本没用线人。。。(他真的不知道那些名字是Marty晚上睡不着自己跑腿找的。。)他们找到了那个地方,有个女孩Beth曾经受过Dora的帮助,她说Dora有去教堂,把Dora留下的包给了Rust,Marty对鸨母说Beth看着不像是18岁的,被保姆呛了,临走的时候给了Beth一些钱并建议她去干别的事情。Rust对这些无动于衷。在车里,Rust年了几句Dora的日记,里面提到了yellow
king,the king’s children were marked. They became his
angels.还提到了Carcosa,Rust首先的想法是凶手was dosing her regular, and
over a period of time, upping the dose little by little without her
knowing it.
导致了她的幻想,而Marty则认为当天应该去Johns的。。Rust发现里一张教会的宣传广告,说他们应该去找这间教堂,Marty说周一去。

随后的周末Marty是跟Maggie和女儿们在Maggie的父母家度过的,岳父抱怨世风日下,Maggie的母亲似乎是control
freak,家庭聚会不欢而散。Rust则整个周末都在跑腿调查,值得注意的是Rust开的是一辆truck..
然后Marty和Maggie的婚姻问题浮出水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