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402.com】大部制改革名字拗口 白岩松吁媒体”好好起名字”

2019年7月6日 - 律法谈话

  10日大部制改革方案出台后,公众反映方案中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等名字读起来拗口,全国政协委员白岩松对此表示,“起一个好名字”和“好好起名字”这是两层含义。

长期以来在对警察的报道中,基本以正面宣传为主,与歹徒搏斗必然被描述为“英勇”,案发现场殉职必然定性为“牺牲”,报道基本都是“赞美诗”,这些几乎成了系统内的常识,现在这种常识观念遭遇到“新闻专业主义”后,容易产生幻觉,以为受到挑战,必然容易激起不解情绪

  白岩松认为,在大部制的改革中,两个如此之长的名字,倒是可以提醒我们这个部门包含了哪些职能,但是要按照这种思路来起名字,将来一定还要改,“因为人口与计划生育虽然是咱们的国策,但随着老龄化快速到来等等问题,必然会发生调整。五年到十年内这个名字必变。”他说。

昨天,一位在老家基层当警察的朋友,突然问我:“你作为媒体人,怎么看待白岩松事件”?

  在目前的媒体状况下,为吸引眼球、引起注意力,名字已经成为了一种乱象。白岩松说,自己刚刚翻看报纸,看到有委员指出在媒体上见到的只言片语,其实并不是自己的本意。作为一名媒体人,他对此表示了担心,“我们一直在争取更开放、更多的报道自由,但是当我们进行自由民主报道的时候,反而会导致很多替媒体说话的人开始成了反面。这件事我觉得是太值得思考了。”

当时开会正忙,便随手将刚约请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马少华撰写的凤凰评论发给他了,标题是《白岩松“不说牺牲”得罪了谁》。中立客观,技术分析,基本涵盖我的思考。

  对于近几日媒体报道自己的言行,白岩松倒起苦水:“比如我说,看一个委员是否称职,要在五年任期结束后来衡量,不能只看眼前,刘翔因为受伤,一年不来,但是后四年来了,如果提高了好的提案,这样一综合看,就是称职的;有的委员五年来了,但只是走过场,那他就是不称职的。结果第二天媒体上的标题是‘白岩松称赞刘翔是称职委员’。还有记者问我,你怎么看待富人移民,我说国家很理性,并没有限制他们不能出去,结果第二天标题是‘白岩松认可富人移民
让大家宽容一点’,意思完全给反了。”

不到一分钟,朋友转发给我4篇评论,标题分别是《欲盖弥彰更显理屈词穷——白岩松肃宁新闻事件回应的理性分析》(来自微信公号“police”)、《白岩松在河北肃宁枪击案中的“死亡”言论,为何会演变成一起公共舆论事件》(来自微信公号“温州徐雪芬律师”)、《和白岩松的隔空对话——不得不说的几句话和很想知道的几件事》(来自微信公号“小警之家”)、《枪案报道不是“感动中国”,但也不是“探索@发现”,更不是你一个人的脱口秀》(来自微信公号“police”)。

  作为有话语权的媒体人,白岩松期待从事媒体工作的人员进行反思,“如果不提醒,会成为愈演愈烈的情绪扩张器。起个好名字,好好起名字,让社会、让我们的新闻梦想更有可能实现。”白岩松说。

无需打开看,凭标题就可推测到,一些警界人士对白岩松的不解、不服和不满,乃至上升到质问、批判的高度。

朋友说,这是他最近看到的几篇文章,并善意提醒:1、不管是媒体人还是警界都应该客观冷静地看问题;2、现在媒体人不容易,当警察也不容易;3、媒体人与警界对立不是什么好事。

说实话,我乐于看到好的公共辩论,因为这是构建好的公共生活的一个重要路径。好的公共辩论,一个重要标准就是对人无成见,对事有是非。

朋友的话,我支持第一条,任何讨论,客观冷静的态度是必须的;理解第二条,每个职业都有常人无法理解的一面,需要相互理解支持。

对于第三条,我有一定的保留意见:白岩松在节目中发表自己作为评论员的观点,怎么上升到了媒体人的高度,即便他自己,估计也不愿说要代表所有媒体人?本来就河北肃宁的枪击案发表观点看法,怎么成了与警界对立?似乎媒体人和警界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了——尽管这一观点在不少警察那里很有代表性,但我更宁愿看作是观点表达与信息接收之间的简单化带来的误会,而随后那些标签化的讨论,只会激化矛盾,对解决问题毫无帮助。

退一步说,姑且不论白岩松言论的对与错,一句“死亡”就给当事警察定性了?其实,如果很多人,包括警察在内,认为白岩松的言论有问题,完全可以进行一场对等、公开、透明的公共辩论。但是,对于一些对人不对事的言辞刺激,还是要保留一份警惕之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