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大臭姐姐与香香弟弟的故事(【402.com】一) 花样名字

2019年6月29日 - 集团文学

  一

日子久了,越来越容易忘记以前的事。

  岳雨是个活泼乖巧的女孩,每次碰上都会甜甜的喊我一声叔叔。我也很喜欢这个浓眉大眼、脸像苹果、身似杨柳、亭亭玉立的孩子。也总是纠正她,我比你爸大,叫我伯伯才对。可是,她总是改不过来。见我这样说,就冲我莞尔一笑,一阵风似的去了。

有时候聊天,聊到了小时候的事情,都觉得弥足珍贵,就连自己的囧事都听得津津有味,开心不断。

  这个女孩子四五岁时,妈妈曾托我照料她几次。敲开我的家的门,把她领到我家里,说声乖,听叔叔的话,妈妈一会儿就回来等安慰她的话。又冲我说有点儿急事,帮着看会儿。我想纠正她该让他女儿喊我叔叔时,她总是很抱歉。可过后还这样。

小时候家里穷,没有几张照片,很多记忆更难以寻找,就想趁着现在还记得,就用文字记录下来!

  楼上楼下住着,平时见了说话啥的都很好,怎好拒绝岳雨妈妈呢,每次都答应着,没事儿,快去吧。小岳雨呢,平时见多了,也不和我陌生。她妈妈走后,只是回头看看砰地一声关上的进户门,也不哭。


  我抱起她,亲亲她的小脸,又给她拿出很多好吃的。她就坐在那儿吃,也不乱走动,不时的甜甜的冲我笑,脱口就喊我一声叔叔。我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小女孩,逗她说话,又轻声纠正她,该叫我伯伯,因为我比你爸大,知道吗?也许是觉得好玩吧,她还是叫我叔叔,一直叫个不停,笑个不停。我就轻轻刮了下她的小鼻子,叫她一声淘气包。孩子很看出眉眼高低来,知道我喜欢她,更离不开我了。跟着我这屋那屋的,就像我的小尾巴。我不得不小心翼翼护着她,光怕转急了身碰着她。

402.com,1大臭&香香

  我知道,她爸爸在一个企业跑销售,很长时间都不在家。她妈妈呢,好像没啥工作,天天就看着她。这些日子不知怎的,好像是跑起保险来了,见她几次总是急匆匆的样子,手机打个不停,喋喋不休的说着。她知道我有双休日的,每到星期天,有啥急事的话总把孩子送我这儿让我帮她照看。

我们家有两个孩子,但爸爸在家一般都不会叫我们的名字,而是喜欢给我们起各种奇奇怪怪的称呼。

  妻和我说,这些日子,总有个老人看着岳雨,像是孩子的奶奶,不好说话儿,还怕见人似的,总么和她说上话。一到星期五傍晚就匆匆地走,星期一早早的来天,也不知为啥。其实,不关自己的事,也不想去探个究竟。当然,有时候想问问岳雨妈,怎奈人家不提,咱也不好问。反正星期天没啥事儿,帮着人家看看孩子也是邻居的情分。何况,小女孩很可爱,乖巧的很,不但我喜欢,妻也很喜欢。自从女儿上了大学后,家里一下子清静下来,两个大人在家里无所事事,就有些寂寞,有个孩子陪着,心里也充实些。

一般叫我的时候是这样的:大臭,大憨子,大憨妮儿,俺家的大憨子。就因为这,我一度特别怀疑我是别人家报来的孩子。

  岳雨接连来了几次。每到星期天就有盼她来的心情,把隔天买好的孩子爱吃的零食放在桌上,还翻出女儿小时候看的幼儿启蒙教育画册。当然,这样的等待大多是失望,一个月也不曾碰上一次。我知道,毕竟是邻居,不找有啥急事儿,人家也不好意思常把孩子送我这儿来。我更不好意思说出愿意给人家带孩子,怕节外生些枝,毕竟没啥亲戚关系,只是邻居住着。

对了,我爸爸开心的时候,或者想夸我的时候,开头就是:俺家的大憨子……

  虽说,远亲不如近邻,远亲也是门亲戚,总是盘根错节、沾亲带故的。孩子呢,只是上下楼住着,再没别的关系。孩子不来,我有时就到楼下转转,那心思是否能碰上孩子,听孩子甜甜的喊我一声叔叔,我再逗逗她、纠正她玩会儿。她妈妈也有时纠正她,应该叫伯伯,因为比爸爸大。可大多想不起来。在加上她丈夫长得显老,我们站在一块,看上去比我大好几岁。再说,孩子叫习惯了,总不听。她觉得这样好玩吧。

叫我弟弟时则是满满的父爱:香疙瘩,小香孩儿,能能,香香,小香香,娇巴巴,香宇宇,等等这类称呼。这才是亲爹应有的画风。

  二

我爸叫我弟弟香香,我就故意叫弟弟臭臭,小臭孩,小屎孩等等。

  一天天看着岳雨慢慢长大。长大的女孩子变得羞涩起来。可对我却仍是叔叔相称。叫一声,笑一笑,匆匆的跑上楼。她应该是初中生了。个子都跟我一般高了,还跟我比过,站在我对面,扬起手比着,明明比我矮些,却非要把手往上扬,说是比我高。我就说她瘦显得,又开玩笑的说她瘦的跟麻杆一样,劝她该多增加些营养,女孩子胖些才好看。因为她妈妈跟我抱怨过,说这个女儿越来越不听话,明明瘦的这样还要减肥,气死个人。所以,我就故意这样说。她还调皮的问了句,“真的吗?”也不听我回话,嬉笑着上了楼。

以前香香弟弟小的时候,我这样叫他都会应。现在叫他臭臭,他一般不会应,如果我叫他香香他必然就答应!

  我觉得,岳雨自从有了弟弟后,他妈妈好像对她没以前好了,心思都在她弟弟身上。见我直夸她儿子,说女儿的不是。“晚上不睡、光偷着玩手机,早晨喊几次都喊不起来,起来了饭也不吃就匆匆上学去。最要命的是,学习成绩下滑快,都快滑到底了,上高中是没啥希望了。”岳雨妈妈这样说女儿,我心里就有些不平。记得,岳雨的成绩一直很好的。刚上初中时,还拿她的作文给我看过,很有文采的一个女孩子,我很看好她。成绩下滑也是最近的事儿。

由于我爸爸在我们家建定了叫人奇怪名字的基调,我有时故意叫他:憨爹,老头子!有时跟别人聊天称呼他都是:俺老爹!(我爸爸不喜欢别人说他老)

  于是,我就很想找个机会跟岳雨谈谈。碰上了几次,虽说,岳雨照样喊我叔叔。却脚步总是匆匆,不给我和她说话的机会。我知道,孩子是有意的避开我。叛逆期的孩子,我理解,也不强求和她谈谈心,只盼着孩子能很快的度过叛逆期,把成绩搞上去。

现在有时叫我妈都是喊:凡凡,小凡凡,亲娘等等不开心时叫她:不是的亲娘的娘!

  可是,终于没我所愿。一个晚上。岳雨妈妈拉着岳雨突然敲开了我家的门。进门来,岳雨妈妈先是骂了女儿几句,又推了她一把,和我哭诉着。

2、我不臭

  我忙搁在母女之间,光怕岳雨妈妈再打岳雨,忙问出了啥事儿。“这个死孩子。”岳雨妈妈哭开了,“在网上被人骗了三千八百块钱,还非要再跟我要一千二给人家打过去,说凑足了五千,人家会给她打回来的。你说不是傻吗。我一个月的工资啊,卡上还剩一分钱。还有她今年收的压岁钱,八百多呀,都让人骗了去。”

香香弟弟小的时候,不叫香香,那时候叫臭臭,我经常会叫他小臭孩。

  我身后的岳雨并不服,跟头发怒的小狮子一样,冲着她妈大喊大叫,“根本不是这样,都是你,要是给我一千二,人家就会把五千块钱给我打回来。”她吼着,俊俏的小脸变得有些狰狞。岳雨妈站起来要去打她。我当然不让,护着她。岳雨却声嘶力竭的吼着我要去死的话。这使我大吃一惊,好像不认得眼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女孩了。

有一次,臭臭弟弟跑到妈妈跟前说:妈妈妈妈,你快闻闻我,闻一闻有什么味道没?臭不臭?

  这就是在我心目中一项乖巧可爱的孩子吗,怎么变得这样了,我简直不认得了。看来,她还是怕的,我觉得她紧抓住我衣服的双手不时颤抖着。她妈够着打她,她就在我身后躲闪着。我忙劝着,“先冷静冷静,再打她有啥用呢,这样解决不了事儿。”岳雨妈才住了手,坐在我家沙发上高一声,低一声的哭起来,“还指望着这个钱还房贷呢,这个败家子儿,偷了我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弄这个,你爸爸回来不打死你。”

我妈闻了闻:香着呢,一点不臭!

  我就劝岳雨妈先别急,冷静会儿,看看还能挽救不。就把岳雨带进我的书房里问起事情的经过。这个一脸疲倦的女孩看着我,低声说着,“我是玩游戏买QQ金币的,人家说凑齐了五千元再返回来,就会赠送十枚金币的,人家还借我八百呢,再打一千二过去就返回来了,我妈就是不给。”

臭臭弟弟满意的跑开了!

  听了她的话,我断定,岳雨妈妈说得没错,孩子太幼稚、天真,被骗了。心里突然就有些气,“都初三了,再有三个月就中考了,寒假不抓紧机会补习,还玩游戏。”本来就听她妈说名次都滑落到七百名了,竟不知愁,玩上网瘾了。也许是生气吧,就随口问了一句,“你要QQ金币看什么?”

再有一次,臭臭弟弟跑到妈妈跟前:妈妈妈妈,你快给我洗洗澡,换个新衣服行不行啊?我都臭啦!

  “玩游戏呀,”她随口说,说得理直气壮。看我变了脸,才低下头不做声。我赶紧打开电脑,要上快上QQ联系上骗她的家伙,能否挽回损失。她赶紧上了她的QQ,那个昵称叫邂逅的下线了,上面的聊天记录我大体浏览了一下,又问了句,“你是啥时候加这个邂逅为好友的?”

妈妈很纳闷问:怎么了?

  “昨天晚上啊,”岳雨不假思索的说。“是他主动找的你还是你主动找的他?”“我主动加的他呀,他是管理员呀,就主管赠送QQ金币……”

臭臭弟弟说:姐姐老是喊我臭臭,你给我洗干净了,我就不臭了,她就不能喊我臭臭了!

  我确定,这确实是个骗子,就说了句,“岳雨,你真被骗了。”岳雨还不服,把罪过归结在她妈妈身上,要是早给人家打过一千二的话,钱早返回来了,QQ金币也到手了。我忍不住就发火,“岳雨,你就醒醒吧,别执迷不悟了。你认识他吗,他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男的还是女的?”

我妈给他洗干净之后,臭臭特意跑到我跟前来晃悠。我不理他。他就围着我走来走去。

  我一连串的发问,岳雨就有些懵,怔怔的看着我,一脸的迷茫,小嘴里还说着,“不可能、不可能的。”

终于憋不住了,拉着我说:你快闻闻,我香喷喷的,一点不臭,你以后不能叫我小臭孩儿了!

  我走出屋和岳雨的妈妈说,“咱还是报警吧,不指望人家把钱给咱要回来,而是希望唤醒你的女儿,她陷得太深了。”岳雨妈忙点头。

3、翔&香

  三

弟弟名字叫翔宇,飞翔的翔。

  于是,我打了报警电话,又陪母女去了派出所。

小时候姑姑跟我们家住在一起,我爸爸整天叫弟弟香疙瘩、香香什么的,于是姑姑家大表弟就以为弟弟名字里的xiang就是香。

  我简单的说了下。派出所长看着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岳雨语重心长的说:“小姑娘,你被骗了,像你这样被骗的女孩子很多。案子很难破,你们的交易是双方的,没有第三放介意,很难查到证据。”又提醒岳雨妈,“赶紧把银行卡密码改了。”岳雨妈抹着眼。“其实,这样的交易根本不用密码,有你的身份证就可以交易。”

有一次在我们的小商店门上写了:

  岳雨像是有悔悟,一言不发。看来,派出所长的话她信了。派出所长看着我,“当然,我们可以立案。但是,钱是肯定追不回来了。”

#香雨的家!字写的歪歪扭扭,硕大无比,但名字都没写对。

  我也知道钱是肯定要不回来了,报警的目的就是使岳雨觉悟,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立不立案也没啥必要。

名字写在门上,还擦不掉。商店人来人往,都叫弟弟香雨。

  “我们肯定是全力追查这件事儿,这个请你们放心。”说着把笔录递给我,那意思要我签字。我看了看,递给岳雨妈,岳雨妈也没看内容,顺手接过笔签上了字。

还有个邻居家的小朋友,跑来问弟弟,你真的是香香的雨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