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二次拒签402.com

2019年6月22日 - 集团文学

  市工商分局老马退休就在眼前。还差不到五个月。去年,领导看老马岁数大,心脏又不好,还有高血压,为照顾他,经研究决定,就不安排他值夜班了。并且,不用他参与他们经济检查执法大队白天的外查工作了,调到研判室干研判工作。分局的工作人员都知道,这实际上就等于把他“养”起来了。不错,每天优哉游哉,一壶茶,守着电脑,抱着手机,一分钱不少拿,什么活也不用干,上哪去找这样的好事。当时,他对领导心存感激。然而,好景不长,春节后回来上班,他很快觉得不是那么回事,情形急转直下,先前对领导的那点可怜兮兮的感激也灰飞烟灭,荡然无存,甚至还为自己有点担心起来。这事叫人龌龊不龌龊?

  一认可自己是“硬种”
  李大虎的最大特点就是不爱说话。曾经有位个性独特的县局钱局长在开大会时,当着全局同事的面批评李大虎,说“李大虎你除了吃饭不开口”。因此,李大虎性格有些孤僻,也就成了很多不了解他的同事对他的评价。李大虎是一个性格很独特的人,李大虎本人可从不认可孤僻这种说法。他自己倒认为自己为人坦场。
  有位与他同事多年的老同志骂李大虎是硬种。对于骂他是硬种,李大虎倒是非常认可。县局差不多每五年就会换一任一把手,其中有一任一把手非常有独特的个性,也就早前面骂李大虎“除了吃饭不开口”的那位钱局长。
  可以是钱局长到省局开会遇见了李大虎的那位同学,那位同学可能在钱局长面前提到过李大虎,希望钱局长能提拨提拨。钱局长来后的第二个年头,春节过后不久,李大虎就被钱局长从基层农村分局调到县城城区分局上班。
  到县城之后,一次全局搞完卫生,每次搞卫生,钱局长一般都会亲自参加,搞完卫生后,钱局长带领大家一起去吃早点,在吃早点的过程中,钱局长对李大虎说:“你的老同学游天得向你问好。”面对钱局长的“转达问好”,李大虎不知如何回答。或许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笑,或许说了句“谢谢老同学关心”。面对领导,李大虎确实不知道如何应酬。
  硬是硬,其实对于钱局长的“转达问好”,回家后也是经过反复思考和斗争的。要不要去钱局长办公室走走,意思意思,意思多少?考虑来,考虑去,最后还是决定不去走这一步。也许走了这一步,就不会有后面十年的痛苦经历。人生之路,往往是一步错,步步错。
  后来,在“中层领导竟争上,一般干部双向选择”的十年当中,钱局长走后,又来了一任金局长。在钱局长走之前,李大虎又回到了县城上班。如果在钱局长手上是因为李大虎太硬,不懂得上进而再次下基层的话。几年后的,李大虎再一次“双向去了基层分局工作”,就是金局长太欺服老实人。因为此时,李大虎已四十五岁了,并且刚从基层上来,本着照顾一个老同志的情绪,也不该再次安排李大虎再下基层。李大虎从没怨恨过钱局长,但李大虎非常怨恨后面这位金局长。
  可能是由于这些年心情不好的原因,李大虎的胃病越来越严重,以至于连续两年做过两次胃镜检查,医生说,最好的方法是调理,而在单位上吃饭是无法进行调理的。为此,他找过一次金局长,把自己的痛情和要求向金局长说了,并且说回来管个体也行。可能金局长没答应李大虎的合理要求,竟然说出一句:“某某在乡下呆了一辈子。”而此人是一个已退休借用人员。最让李大虎接受不了的是,自已管企业也被人抢了去,李大虎此时可谓万念俱灰。他想,要求在基层管管个体户总行吧,最后连这个要求都得不到满足。管竟然又被安排到他最不愿意做的工作岗位,也就是管理发票的工作岗位。
  二、非常手段离开发票管理岗
  进入税务部门,领导安排李大虎的第一项工作就是管“发票”。后来又有四次,不同的领导安排大虎管发票,在很多领导的眼里,好象李大虎除了适合管发票外,就不适合干别的工作。而管发票却是李大虎最不想干的工作。
  五次管发票,最长的时间为两年,最短的半年。为了不管发票,李大虎甚至采取过极端手段才得已脱离管理发票的这个岗位。
  在国税部门,其实管发票也不是什么“坏差”,甚至可以说还有点小权,如果活份一点,甚至还能发点小财。多位领导安排李大虎管发票,可能正是看中李大虎的老实本份。认为他不大会说话,怕放他到征管一线收不到税。因为十个人,九个人看到李大虎的第一影响就是“忠厚老实”。
  实际上,李大虎自己也有这种感觉。记得刚参加工作时,他跟一位老税官去下乡,刚走到第一村就遇见一位七八十岁的老婆婆,在他们问话时,这位老婆婆就对他说“你这个生得很面善”。当时他听得心理还很舒服,可谁也想不到,此后的二十多年里,“忠厚老实”的形象却成了李大虎从业的一个障碍。前面提到的多位分局领导认为李大此最适合管发票,也许正是这种“以貌取人”的体现。
  李大虎最不愿管发票,或者坐大厅的原因是,他外表内向,其实骨子里好动,他的骨子里就是“自由”两个字。我做好自己的事,谁也别管我,并且时间完全自己安排,这就是李大虎心中的工作。
  只要与李大虎有过共事的领导们都知道,“忠厚老实”的李大虎其实并不那么好说话,你对得好,对他公平,他会为你卖命。你对他不好,对他不公,他根本就不把你个“领导”放在眼里。否定也不会四次管发票,他都能脱离这不愿意干的岗位。
  你安排他放发票嘛,好啊,可以,这是你的权力,然而他也有办法对付你。因为发票往往是分局收入的来源,也是分局长“做好、帮人”的一个“法码”。按照当时税税局的规定是“发票超过月税要补税”。月税定得一般都比较少,如某纳税人月税100元,而上交发票时,按发票计算出的税额是300元,扣除100元月定税后,要补200元税。然而执行中,却存在变通,有的关系户上交发票时就不用补税。为了胶离管发票的岗位,李大虎特意拿分局长的关系户开刀。纳税户找到分局长,然而,李大虎说“不行就是不行”,搞得领导很没面子。因为这是“犯法”,最后领导只得让自己的关系户补税了结。分局长还是没答应李大虎的换岗要求。
  在做了一年后,李大虎做了一件更让分局长后怕的事。李大虎将他管发票这一年补的税款查询统计出来,与前一任管同期管发票所补的税款进行比较。最后李大虎这一年所补税款翻了一翻多,相差近百万。李大虎将数据摆在分局长面前,分局长这次脸都有些发黑了。他怕他的帽子不保,最后答应,只要来了新手就给李大虎换岗。国税局来新人是经常的事,一个月后,李大虎管起了个体税收。
  三、李大虎的心愿
  管农村税收,管街上个体税收,是李大虎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在李大虎心中,他认为自己最适合的岗位是查帐,李之所以有这个自信,因为他曾经跟过几次管企业的去查过帐,在他查出问题之后,企业都请来了当时的县局一把手(怕追究前面的事),最后补了当年的偷税,而事后,这位管企业的同事问李大虎,这怎么就是“假帐”。这是一个在县城的供销社,这是当是全县最大的供销社,当时供销社是税源大户,每个季度都要检查一次,每一年都要经历一次税务大检查,抽调的都是一些检查高手。
  十几年后,在国税局时期,当一些不知是“假帐”同事成为了一个稽查局长,有一次他带领稽查局的几个人来李大虎流放的分局下乡,又是一次“双择”工作要开始了,当时分局有位当兵出身的副分局长说,他想去“稽查分局工作”,稽查分局的一位副局长竟然敢当这位分局副局长的面说“稽查不是人人能做得了的”。李大虎最看不贯这种自以不是的人,他毫不客气的说,也许“让别人去会干得更好”。面对李大虎的发难,这位稽查局副局长没说话,然而当年看不懂假帐,现在身为稽查局长的那位老同事却说话了。他说到“也许调你去搞稽查,可能一分钱都收不到”。李大虎也当面顶到“也许我查出的帐,有些精英们看都看不懂”。
  李大虎说这此是有意气气他们。他想,反正自已再基层做最差的事,你能把我怎么样,光足的还怕穿鞋的。管企业、进稽查,这不是谁想干就能干的事,一是要你确实能胜任,懂点财务会计知识,二要领导认可你能胜任这份工作。当然最重要的是领导说你行你才行。而搞业务,又是人人争、人人抢的“美差”。我一个“万事不求人”之人,这种“美事”肯定不会落我头上。
  中国有句俗话,叫“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风水也有轮流转的时候。很多不可能的事情,说不定那天就不经意就来到面前。李大虎是1963年元月出生的,在2012年年底那年,也就是要李大虎五十岁那年。李大虎曾经的那个久远愿意,那个他认为这生不可能现实的愿望,却在此后的几个月就成为了现实。
  (四)晚年,实现查帐梦
  2012年底,传说县局要来一位新局长,名字叫李小虎,有同事开玩笑说,你弟弟来当局长了。人到五十,又是普通一兵,什么都经历了,自然过了异想天开的年纪。春节过后,县局真的换了新局长,名字真叫李小虎。大约过了两三个月,分局长问他,你愿望去评估科么?说实话,他当时并无激动之情,只是平淡的说“愿望去试试”。
  在税务部门,评估有第二稽查之称。甚至大多数人都说,评估比稽查更好,虽然都是查帐,评估有“评评估估”之戏称。也就是说,评估不用担什么责任,工作程序也简单,而稽查要取证,工程程序比较复杂,法律责任也更大。能到这种业务部门去工作,李大虎心中自然是愿意的。
  然而,李大虎已有近二十年没查过企业帐了,前几年虽然也管过企业,但管企业只是收收申报资料,与直接查企业帐本还是有区别的。你别看李大虎平时不做声,你一旦给他一次机会,他就有点不谦虚。
  这些年在基层,管个体户除了“入库”这几天外,其他时间很自由,其他入库这几天也没多少事做,为了好“入库”,大家都将纳税户开具发票计算的“税额”登记在册,然后让纳税保持有“三个月,甚至半年的税可用于扣月税”,这样管个体变得非常简单。
  平时没事,李大虎爱上了上省局内网写贴发贴。人无所求,什么都敢讲,什么都敢说,如此一来,他倒成为了论坛上的一个热门人物。来到评估科后,还没开始评,他就敢在全省国税人面前夸口海,甚至说出一些对“稽查精英”不恭的言语,有“精英们”叫板的意思。也许他就是想报稽查们曾经说的“让你去查帐,可能一分钱都查不到的一剑之仇吧”。当时,坛内有些外县稽查精英看了李大虎的帖子,还当面骂他,不知地高地厚,领导给粒糖,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李大虎到评估科后,两个月不到,三户企业评下来,科长就对大虎的工作给了一个非常高的评价。说了两句话,一句是“你评估快,问题找得准,但不够细,完全用表格搞评估你是独创,别人也用但只是辅助性”,第二句是“领导这次算是用对了你,让你如鱼得水”(这是原话)。
  此时,当年那位看不懂“假帐”同事,现在是班子成员,并且分管评估科工作。当年的同事已不再是同事了,甚至不是上下级关系,而是局领导与一般员工的关系。他现在开中闭口都是“这个归我管,那个归我管”。
  刚开始的三个评估案子,评估异常数据要补三四十万,最后入库七八万,科长说“评估评估,评评估估,能入七八万非常不错,工作成绩相当好”。后来有个案子,虽然发现问题只用了十几分钟,但处理决定却拖用了几个月。
  案情非常简单,农产品生产加工业,原材料税率13%,产成品税率17%,由于税率差,按税法规定,即便原价销售也要2%左右的税负。何况即然是生产企业,怎么也得有点工资、电费、运输费等。如此一来,税负怎么也得2.5%以上。而评估的这户企业税率1.5%都不到。
  李大虎搞评估与其他人确实不同,其他评估人员大多数是原有稽查人员转入,他们大多数习贯了“翻凭证”搞评估,实际上就是稽查。而李大虎却习贯于用分析的方法搞评估。在评估几个月,他发现,评估的主要工作是“纺织、中药、家俱等涉农企业”或“服装供货或出口”等涉农下游企业。
  由于这些年来,李大虎习贯玩电脑发贴子,他将农产品加工、服装出口供货企业和生产经营情况进行过模仿测算。通过测算,他早就掌握了“涉农企业”评估的规模。税负过低,要么企业做亏损,做么做虚假存货。
  还未下企业查帐之前,李大虎就电脑中查询打出印企业注销前怕财务报表,从资产负债表中,发现企业的“存货”不多,从利润表中(损益表)发现企业亏损也不多,这与企业的低税负明显不符。因此,在企业送来帐之后,他当着企业会计的面,就核对了一下“存货”情况,果然发现企业人为的处理了“500多万”元的存货。按税法规定,这种故意做假就应补税八十多万元。然而数据报上去却一次次打回来,科长问企业老板的意思准备多少钱解决,老板说得太离奇,说是一万元之内解决,后来分管局长同意5万元之内解决。而对于分管局长5万元解决,李大虎却表示不同意,他说他“保留意见”。
402.com,  主管局长听到李大虎说“保留意见”。他吓李大虎到:“要不你去处理。”面对主管局长的吓虎,李大虎想,大不了回去管个体。
  此时的李大虎即不想签这个字,也不愿意去将情况向县局局长汇报。经过几天几夜的反复思考,他决定去试试一把手的看法。他没将任何资材带去找领导,而是向领导提出“想回去管个体户”。领导问为什么,李大虎说“评估工作很复杂”。一把手反问:“评估工作很复杂吗?”李大虎说:“工作本身不复杂,但工作后面的事情很复杂。”
  最后,李大虎把情况向领导说了,一把手叫写个情况向他直接汇报。又拖了几个月,这个案子移交去了稽查局,据说后来补了三四十万元税款。李大虎也还继续做着评估工作。局领导班子进行了重新分工,分管评估与分管稽查的两位班子进行了对调。
  一年多后,李大虎又发现了一个更大的“出口骗税案子”。也是因为企业注销评估。这是一户有着十几的自营出口企业。涉税四五百万。而这一案情,是七八年累积下来的,七八年来,经过无数次检查,国家金税工程,省执法监控系统也未发现。现在你发现了,你把这件事抖出来,这还得了,市、县、分局很多相关岗位的人员谁也不答应。
  由于他又一次不肯签字,最后企业老板又找到分管局长,可能科长没将真实情况向分管局长如实汇报,分管局长又作出决定2万元解决。明显涉税四五百万,最后却是2万元解决,这明显不合理。这次李大虎没去找领导,但他就是不办理。每次,科长叫他办,他都问“此事局向局长汇报没有”,“分局长都不做声”。最后没办法,科长提出,你去直接向分管局长汇报。李大虎向主管局长如实汇报情况后,主管局长也后怕了。最后又要科里重拿方案。而李大虎就是坚持“重大案情必须要让一把手知道”。
  要让一把手知道案情,李大虎有两个想法。一是领导站得高看得远,万一出了问题,领导知道与不知道,处理完全不同,怕到时说“评估员没将实情如此汇报”。二是,自己的劳动付出也想让领导知道。三是,自己是新来的年青局长安排在这个重要岗位,他要为领导站好岗。
  因为原来的报告是组长写的,李大虎不认可这个避重就轻的评估报告。最后,在李大虎的坚持下,科长只好要李大虎重写一个情况汇报,他说将情况直接向一把手李小虎汇报。
  通过二次拒签,李大虎深深的体会到,大凡有重大税收案情的企业,平时对税务人员都非常好,都是各级税务人员,尤其是税务领导的娱乐场和招待所。长年累月的感情投资,最后总是要回报的。而李大虎一直是局外人,最后环节却要他来签字承担可能的风险。虽然存在风险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一,收这红包,他觉得不值,不收为别人擦屁股,他又不愿意。
  至于最后结果如何处理,他也不知道。县局作为一级税务机关,情况汇报到县局一把手就算到头。李大虎肯定不会去做越权之事,作为一个评估员,他的职责算是尽到了。
  
  
  

  这吧,过完年,一上班,单位出台一连串新政策,绩效考核,搞什么人力资源深化改革,说白了,就是下岗。他怎么也没想到,政策说变就变,隐约感到了暴风骤雨的前夜。形势异常严峻。

  老马是不掉豆的人。按照考核规定要求,在这次末位淘汰中,谁出勤多,谁加班多,谁就沾光。自己虽然没有歇病假,但轮干活多少,自然不能与分局的其他同志比,喔唷!自己过去沾便宜的那些好事现在怎么一下就变成坏事了呢?

  以后的好日子没有喽。你还看不出来么,这么折腾,以后就是不养老,不养病。问题是,不值夜班不是自己提出来的;照顾也是你们领导安排的。最可怕的,这些“好事”现在弄不好竟成了别人的说辞、把柄。牵扯个人利益大事,你不把自己的想法谈出来,他们领导永远不知道。都保自己的饭碗,谁还管你?

  万一在这次名次排序中落于全局最后一名呢;

  万一这一板子再敲到快退休的头上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