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402.comFacebook效应: 理解社会网络化

2019年6月22日 - 集团文学

  什么是facebook效应?就是从社会原子化向社会网络化的转变,就是由此带来的网络效应从技术上的可能性转变为社会上的可能性,就是越分享越多的效应。

Google相信在这股全球化浪潮的最后,世界会以计算机为中心,并且计算机会完成所有的事情。这也是谷歌错过这一波社交网络公司潮流的原因。Google的模型认为信息和组织来自全世界的信息是最重要的事情,而facebook的模型从根本上是不同的,让这个世界上的人们自己组织起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sns确实可以为大规模的社会化推波助澜,正如facebook上发生的各种事实所证明的那样。但是,这只是一种返祖现象。社会化是工业化的进步之处。sns以更有效率的方式实现了社会化(无论是聚众还是社交),只不过是新技术与工业化旧有的社会化模式的加强性结合,是用新技术更好地做旧的事。sns真正革命性的意义并不在这里。

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始终希望能使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媒体与用户互动的产品上,在他看来这才是Faceboook的真正价值所在,他永远把产品管理当作自己的首要工作。在他看来,最成功的科技公司的领导者们最关注的永远是产品。用户体验和增长比盈利更重要。在扎克伯格的词典中,有这样一些词汇:透明度、信任、联系、分享。提供更好分享信息的方式,就会改变人们的生活。这些想法对扎克伯格而言,是核心价值观,它深刻地影响了Facebook这家公司的气质。他的目标绝不仅是创造一家公司。一个不想创造公司的人却成就了一家杰出的公司。他说:我从没想过要运营一家公司,对我来说,商业只是一种完成事情的方式。事实证明,一个公司的领导人的远见卓识很重要。当然,决定一个公司能否走得更远的更取决于它的二把手,比如扎克伯格的助手帕克,他用自己一生的经验教训来帮助扎克伯格,让他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

  这是本书的华彩乐章。馈赠型经济强调的重心在于分享。分享是一种社会行为,但社会行为不一定是分享。要区分两种社会化,一种是不分享的社会化,一种是分享的社会化,sns是指后者。社会网络化的意思,就是分享化,所以社会网络化服务的实际意思,是分享服务。社会网络是社会资本的别称,社会资本就是可分享资本。

402.com 1

  因为在了解了facebook的历史,特别是进一步了解了sns的缘起和初衷后,就会发觉人们对sns的一个相当普遍的理解,也许是不准确的。对于sns,目前人们强调的重心,一直放在社会或社会化上,但sns实际的重心在社会网络化,也就是社会资本化。

Facebook

  读了这本《facebook效应》,我第一次产生重新推敲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s)译法的感觉。

facebook常常拿来与google相比,书中给的区别有:

  ”你知道馈赠型经济吗?”扎克伯格问道,”在一些不太发达的地区,相较于市场经济,这是种非常有趣的非主流经济形式,我拿出一些成果分享给大家,出于感激和表达慷慨之情,人们会回馈给我一些东西。整个文化就建立在这种彼此的馈赠框架下。”

当这个世界的信息联结起来时,会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它改变了人们交流和互动的方式,颠覆了商人营销,政府监管的方式甚至包括公司运作的概念。它改变了政治的影响力,甚至在某些国家会影响到当地的选举进程。Facebook效应这本书不仅仅是一本关于一个伟大公司的开创史,同时也是一种极具代表性信息传播的有效方式。

  我回想起十年前与托夫勒在凯宾斯基饭店的一次对话。我当时为了赞赏他30年前关于体验业兴起的预见,举了一个体验的例子,就是北京人当年为了足球而亢奋地上街游行。托夫勒非常不赞成这个例子,而且直摇头。沟通了半天我才了解到原因。原来托夫勒认为第三次浪潮的体验,是个性化的体验,是小众行为;他反对人们涌上街头的行为,无论是为了什么原因,认为这种大规模的从众和趋同行为,是第二次浪潮的特征。第三次浪潮的特征不是大众化、社会化,而是小众化、个性化。当时这给了我很大的震动。

我很喜欢书中的一个名词,也就是馈赠性经济。Facebook上的“馈赠”是指每个人在Facebook上的表达,而别人对此的评论就是“回赠”。馈赠型经济的中心是分享,那种透明度的共享性和馈赠性会对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扎克伯格说:“一个透明度高的世界,其组织会更好,也会更公平。”扎克伯格把这看成是馈赠型经济的核心价值观。SNS是新一轮馈赠经济的重生,为适合分享的“社会资本”提供的社会化服务,facebook也得益于社会资本这个“越分享越增值的信息和体验”。但“馈赠”是以实名制为基础的,中国的国情对大部分人来说还没有进入馈赠经济时代,还是农业工业化经济时代,意识形态上仍然停留在“越分享越少越混乱”的思维,故仍处在初级的娱乐解闷阶段。

  观察互联网这么多年,我有一个体会,一种模式往往在第一个创造者那里,最能体现出真经。后来的模仿者往往把经念歪,让人们搞不明白这件事的精髓是什么。对sns来说也是这样,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吐露的真言,最接近sns的本义。扎克伯格在解释facebook的初衷到底是干什么时,反复提及印第安人的冬宴(在人类学中叫”夸富宴”)。

作为一个界面设计控,扎克伯格在上面花了很多心思,他是这样描述自己的,“破坏欲,率真,革命性,信息流,保守……”开放,创造事物帮助人们彼此联系和分享对自己而言重要的事情,革命,信息流,极简主义。Facebook创始人是一个哲学与实践的奇异混合体。这让我想到了乔帮主对于苹果的设计初衷,同样都是追求界面简洁,极简主义派。

  馈赠型经济的内涵,你知道吗

Google改变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facebook改变人与人的交往方式

  理解社会资本化与社会化的区别,就成为读这本书获得的最有价值的启发。

402.com,Google整合全球的信息,facebook整合全球的人,成为人类的大脑。

姜奇平

由莫拉莱斯通过Facebook建立的反对FARC群组掀起了全球范围内抗议FARC的浪潮,短短几天就聚集了35万人,那些一直生活在恐惧与恫吓之中的哥伦比亚人勇敢地在Facebook上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尽管Facebook并没有被设计成一种政治工具,但是它的的确确有着干预政治的潜能。大范围的信息广播实际上属于电子媒体的范畴——比如广播和电视。但是Facebook效应意味着普通个体成为信息的最初源头。Facebook是史上最天然的民主推进工具。”美国前国务院重要政策规划组成员贾瑞德·科恩这样说。

  有意思的是”我一定要投资这家公司”这一章。人民公社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无法实现的分享,在这里,却变成资本家争先恐后要投资facebook这种分享模式,令人感慨生产力的威力。生产力不够先进,分享就只能是空想–谁叫你非得分享吃一口少一口的东西呢;生产力达到了社会资本自然而然成为主要资源时,想不分享都难,当梅特卡夫法则成为生存法则,网络价值随参与分享的节点呈指数增长时,连资本家都眼馋了。在这里,每个资本家都想参与进来,实际上是在不自觉地埋葬他们自己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从专用资本转向社会资本。当参与普遍化后,他们将不再是资本家,而是”社会资本”的”家”,即以社会资本为生的家伙。他们投资的是用来分享的社会网络,提供的是社会网络化服务,通过分享服务获得想要得到的东西。

Facebook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也许是历史上有完全不同的人聚合在一起的速度最快的团体。2010年7月22日,Facebook全球活跃用户突破了5亿,Facebook也是世界上访问量第二大的网站,一度还抢占过Google的第一宝座。除此之外,Faceboook还是互联网上最大的分享网站。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