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402.com男人贪生 女人贪爱

2019年5月6日 - 永利皇宫娱乐

      看完《胭脂扣》后,妈妈说了一句让我很感慨的话,她说:“现在的人,再也拍不出那样的电影了。”

门当户对

    第一次相见,她穿一身男装,低吟浅唱一曲《客途秋恨》,凉风有信,秋月无边。思娇情绪好比度日如年……今日天隔一方难见面,是以孤舟沉寂晚景凉天。一部讲述青楼女子凄婉生活的愁戏,已为他们的感情奠定了基调。

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那时的如花,风华绝代风情万种,摸摸耳朵,一个驼背老头背两个包包,摸摸脖子,又是一个驼背老头背两个包包,遇见不对胃口的客人,就让他们等,等得一肚子脾气又不好发作。
而那时的十二少,风流倜傥正当年,家业有老大打理,花天酒地纸醉金迷则由他全权负责。是为博美人一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年纪,演绎一段富家少爷与青楼女子的恋情,以为这感情有别于世俗情感最终结出丰硕果实。
    一切都是以为。她不过是青楼女子逢场作戏,他不过是纨绔子弟混迹欢场,却想不到这假戏成真,是真的情意难绝还是骑虎难下?
他与家里断绝来往和她一起,为了生计在戏班子里给师傅端茶递水跑龙套,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十二少,咬咬牙还是干起了下等人的活计,再多的爱,也被这日常琐碎消磨。想当年,他为她置办一张king-size的铜床,她也只是半推半就不露声色,如今,他赠她一枚二手胭脂扣,两人却抱头痛哭。是感动吗?大概不是,是生存的滋味太苦。

总说恋爱中家庭不重要

    他躺在榻上,她问他,衣服旧了怎么办。
    他说,丢了。
    那人旧了呢?
    也丢了。又说,你有那么多个样子,丢了一个,还有另一个。
    他不知道,她其实只有一个样子,那就是爱他的样子。
    深情若是一桩悲剧,必定以死来句读。两个穷途末路的人,想要继续爱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她只身一人了无牵挂,她愿意死,共赴黄泉,转世投胎再相会,他却犹豫了,父母尚存,还有一青梅竹马的表妹待嫁闺中,面前的道路还很多,何苦偏走这条死路?可是他不能说,说出来,背叛的不仅仅是她,还有自己。

结婚必是两个家庭的事

    青楼情种,如花魂断倚红,阔少梦醒偷生。连世人都说,他偷生。
    说来也好笑,刚开始的时候,她让他等,等完四圈又四圈,他心甘情愿的等;却不知,最后竟是她在等他,奈何桥边的寻寻觅觅,不见故人来,一等就是五十三年,等得从下面来到了上面,才晓得,“十二少,三八一一,在老地方等你”只是一句笑话,是她一个人的诺言。七日大限之时,她终于觅得了垂垂老矣他,此时她还是当年的媚眼如丝巧笑倩兮,他却已经一副潦倒皮囊时日无多。她在奈何桥边苦苦守他,他在阳间的日子也并不逍遥,家道中途败落,最后还是落得一个跑龙套的境地。好在他还记得她,一开口就叫出她的名字,她把胭脂扣还给他,说我不再等了。爱的背面不是恨,是遗忘,她还是幸运的,阳寿已尽,阴寿也到头,只需喝完三碗孟婆汤,一切风花雪月皆成昨日梦境,爱恨情仇都是镜中之花水中之月,正印证了他送她的那副对联——“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故事讲到这里自然是要结束,结尾处的戏中戏很有意思,一女子吊威亚飞身上屋顶,导演在一旁叮嘱,要记住,你既是女鬼,也是女侠,女演员则抱怨,又是女鬼又是女侠,这叫人如何演。其实好演,如花正是那一只有着女侠风范的女鬼,行走于阴阳之间,有情有义。

我用一部电影

    如花和十二少的性格,其实刚好倒错。如花虽为女子,性格却刚烈,非此即彼把事情做绝,所以容易折断,就连做了鬼,也是一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强鬼。反观十二少,优柔寡断,行事冲动却又勇气不足,就像如花所说的,他这次没有死,还有下次,但他却偷生,其实他并不是贪恋生之多彩,而是惧怕死之痛楚,只能任凭命运的摆布,去过一回鬼门关,有过这么一回轰动的爱情,还有一份注定要辜负的诺言,十二少余下的时间,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梅艳芳和张国荣都是已故之人,看着镜头之后的他们,仿佛在看另一个世界的悲欢离合。香港再无这样的电影,人世间也再没有这样痴缠的感情,我想,这就是电影之所以存在的原因,它时一条时光隧道,穿过它,我们才得以见到传说中的至死不渝。

为门当户对这个话题做一个研究

《胭脂扣》

哥哥和梅艳芳的佳作

这部电影讲述了十二少和如花

一个嫖客和妓女之间

产生情愫

坠入情网

一起殉情

苟且偷生

痴心寻找

感情无望

生与死的感情纠葛

十二少  药铺太子爷

如花    妓院头牌

十二少为了如花追如花 花钱时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如花被嫖客摸摸耳朵  一个驼背老头背两个包包

一切都以为她不过青楼女子

他不过纨绔子弟混迹欢场

却没想到假戏成真  骑虎难下

因为家庭的因素

这段恋情遭到了十二少家里的反对

为了生计

十二少放弃优越生活在戏楼当一个无名戏卒

干起了下等人的活计

十二少从未为钱所发愁

在他眼里  钱是最容易得到的产物

然而当真的财物不自由时

再多的爱也会被琐事消磨

想当年

他为她置办一张king-size铜床

她也半推半就,不露声色

如今他赠她一枚胭脂扣

两人却抱头痛哭

是感动吗

我想不是

大概是生存的滋味太苦

最有智慧的女子莫过于十二少的母亲

这个女人

慈眉善目却话带机锋

第一次见如花

她不温不火地招待

从头到尾保持和蔼的微笑

却字字让如花寒彻心扉

“这个就是你们风尘女子的做派吧

乳前龙井

哦你应该很懂男人”

最凄惨的镜头莫过于如花的扭头

她知道她抗争不过这个男人的家庭

于是

如花只能拼命留住这个男人

鸦片 情欲 唱戏

而十二少也是一个可怜可悲的一个

温柔有余  气魄不足

他们在一起时一句话就注定了结局

那时他们躺在床榻上

她问十二少

衣服旧了怎么办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