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如雕塑,大胆渴望你的垂青

2019年5月3日 - 永利皇宫娱乐

本来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载着一个凝重的主题,但偏偏就是拍出了轻盈和纤细,和煦和安静。清澈地如同阿尔卑斯山中流淌而下的小溪,

夏日的阳光肆无忌惮地铺洒,给阳光下舞蹈的年轻男女笼罩了神灵般的光辉,空气中氤氲的气息如蜜桃般饱满多汁,仿佛只要轻轻触碰,便会热切的将全部甜蜜沁入你的心脾。在日光下的树荫里,在蜿蜒而干净的乡间小路上,在阿尔卑斯山脉积雪流淌下的小溪边,在打捞美丽古希腊雕塑的大海,在只能听到虫鸣和树叶刷刷声的神秘夜晚,在你能所想象到的所有美好的场景里,爱意孕育着,浪漫气息在缓缓流淌。
Elio被Oliver深深吸引着,他脖颈的大卫之星,他躺在树荫下读书的模样,他不同颜色代表了不同心情的泳裤,他看似漫不经心的Later,
他的博学多才,无一不让Elio魂牵梦绕,更让青涩的Elio挣扎着、怀疑着。他不明白,自己为何在Oliver轻轻触碰时便无法自持的如同瘸腿的木偶般,为何在Oliver与女孩热舞时内心会如此难过,为何会小心翼翼地试探Oliver与别人的关系。而他又如此聪慧,在母亲为他翻译德语故事的那个停电的下午,他明白,此刻的他就如同故事里的骑士,要么表达心意,要么死去。
显然Oliver是更为懂得隐藏情感的那个,他同样热切的喜欢着,喜欢躺在Elio旁边的草地上看书,喜欢突然轻轻呼唤Elio的名字,喜欢听Elio为他弹奏钢琴,那是年轻的巴赫送给他兄弟的曲子。在看到那些古希腊雕塑时,他们美丽又性感,如同在大胆渴望着有人垂青,而Oliver此刻脑海中全部是Elio,干净的、纯粹的,仿佛一碰就碎的,自顾自美丽着的Elio。而他懂得世俗的界限,他能预见到那些不堪忍受的可能,所以他只能压抑着、隐藏着,以为只要静静放在心底,就够了。直到那天。
‘Because I wanted you to
know.’在克雷马小镇,一战时期留下雕塑旁,Elio对他说。两人分别绕圆形围场半圈,然后再次走在一起。内心的热切已无法用疯狂地骑单车来缓解,Elio带Oliver来到他的秘密基地,躺在草地上,Oliver触碰Elio的嘴唇,如同触碰雕塑那样,然后,他们第一次亲吻了对方。
年轻的爱和欲望就这样喷薄而出、肆意增长,’We wasted so much time.’
他们惋惜着,然后更为热切的亲吻着,仿佛想把自己融入对方的身体。
Call me by your name, and I’ll call you by mine.
Elio
Oliver
以你之名呼唤我,我亦将如此,就如同我成为了你,你成为了我,我们永远亲密无间。

【Later】

离别来得猝不及防,在短暂的旅行里他们几乎用尽全力去爱,不敢浪费一分一秒,但一切也只能止于车站的送别。Elio突然失去了所有力气,就像被碰碎的古希腊雕塑,依旧美丽,却无比悲伤。
幸好Elio有智慧而开明的父母,他们细心地观察而默许着儿子的初爱,他们让他明白,这份感情,和它所带来的刻骨铭心的快乐甚至痛苦,是如此特别又珍贵,这和其他任何东西都无关,是两个人照亮了彼此。不要为了避免受伤而不奋力去爱,因为上帝只给了我们一次身体和灵魂,我们只能抓紧时间,去感受当下所感受到的,因为那是最美好的经历。

Oliver昏睡倒时差中,Elio来叫他吃晚饭。躺在Elio卧室的床上,Oliver睡得很坦然。被叫醒了不挪窝,托Elio解释,末了一句“Later”,在Elio听来,估计和“好了你可以退下了”差不多。Elio的表情在阴影里看不清楚,但肢体动作确实表现出了复杂的情绪——“惊讶”,“不悦”,“倾慕”。

下雪了,带来了Oliver订婚的消息,’I remember everthing.’ Oliver说。
炉火映照着少年的脸庞,他哭了,然后微笑,如同美丽的雕塑般。

对喜欢的人,不知不觉地会表现出刻薄,在人前说他坏话。可以简单地说这是“幼稚”,也可以说是“不安”,“无措”,“自卑”,“向往”和“自我安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木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餐桌上Elio赌气一般,说Oliver最后一定也会那样傲慢地,漫不经心地,用“Later”和大家告别。

但六周后的告别,远不是Elio曾想象的那样。

【Americano】

随风翻飞的蓝色衬衣是Oliver的象征,带着异乡人的气息,飘荡进Elio心底。而除了蓝色衬衣,更多的细节都在印证着Oliver身上带着的“Americano”标签。风趣幽默,随和可亲,一方面长于运动生活自律,一方面又能潇洒享乐。“人人都喜欢Oliver”的同时,身份的差别也像是隐约的一条线。

盯着Oliver打网球游泳,盯着Oliver和女孩子跳舞调情,Elio那颗心跳动着,想靠近。

但通向心的路没有路标。

另一个关于身份的细节是宗教背景。犹太教六芒星项链和教堂塔尖的十字架。

【吉他,钢琴还有能看书的溪流】

Elio妥妥的十七岁小文青。暧昧期树荫下随手拨弄吉他,音画都美极。Oliver请他再谈一次。少年雀跃了,来到屋里的钢琴前即兴弹奏,但就是不弹Oliver想听的。画面焦距以外的Oliver,观众看不清他的脸也能感受到他升腾起来的情绪变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