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网红”贾秀琰 | 跟字幕翻译有关的一个稿子

2019年5月2日 - 永利皇宫娱乐

今年感兴趣的片子不像去年那么多,所以去电影院的次数比去年少了许多。今年6月以来,我觉得可看的片子也就只有《黑衣人》《007》《马3》。

犹豫了一阵,想想还是把这稿子放到豆瓣来。2个原因,一是我在准备采访时,看到《黑衣人3》底下的一篇捉虫贴,而且能看得出来,贾秀琰当时还去回帖反驳了,只不过后来应该都删了。二是,最后发在杂志上的稿子跟我的初衷背离地挺远(现在贴上来的部分也已经没办法恢复原状了呵呵呵)。
苗千说我这稿子“过于温和”,我觉得这是许多人读下来的观感,它没有符合嘲讽预期。但这本来不属于我的初衷,在与翻译贾秀琰相关的争论中,其实最可怕依然是网络暴力,和“听懂一点点英文后就忍不住发表意见”的社交网络表演——倘若要嘲讽,我宁可嘲讽这两种人。
还和熊阿姨讨论了。但我没能写出一个“好看”的稿子,最后只是中规中矩地报道了“电影字幕翻译”。
从《黑衣人3》到现在,其实电影字幕翻译又发生了一些改变。其中最大的是翻译时间,八一厂翻译《敦刻尔克》时还算时间富裕的,但现在的片子,算上完成配音制作,总共可能就一周。另一个是,所谓的“分账片给能由四大厂来翻译”这一约定俗成,现在也有缺口了,如果你们看电影坐到字幕起,就会看到有不少其实已经署名“传神语联”,但我没能联络到他们的人接受采访。
其实到最后,细究具体的翻译错误和译者,意义已经不大。至于贾秀琰,应该算是正好站在了电影字幕去神秘化的节点上,于是承担了一些炮火。她自己最开始是社交媒体的积极参与者,所以很难讲这些炮火该不该她来承受。

《黑衣人3》上个礼拜已经看过了,现在《马3》也已经上映,再不去,等到下线就不爽了。所以昨天赶快跑去看了。


总体上讲,与第二部比起来要好一些,但与第一部相比的话,还是要差一些。不过这就足够了,至少迎来了反弹。

“网红”贾秀琰和尴尬的字幕君
文/驳静 从《黑衣人3》开始
2012年,威尔·史密斯主演的科幻电影《黑衣人3》(Men in Black
Ⅲ)在院线上映。署名翻译贾秀琰在字幕里使用了当年流行词汇“瘦肉精”“地沟油”,以及若干词被认为不达意,这些被网友集体“捉虫”。
“捉虫”的意思是挑错儿。豆瓣上《黑衣人3》的“捉虫”影评帖回复有近2000条。网友集中火力,列举了许多条台词,对比贾秀琰的翻译和英文原文。这条影评贴后,争议四起,要知道上映前两天,贾秀琰得到的反馈还是以赞扬为主,当时主流的声音是“官方字幕还能这么接地气”。最多的一天,她能接到30多个媒体的采访电话。
几年后的现在,贾秀琰跟我说,“当时的确挺胆大”。《黑衣人3》是科幻题材,却是部典型的喜剧电影,剧中主角J和K聊起天像在说相声,你来我往,尽是机锋。这是译者的尴尬中最典型的困境:有些笑点转化成另一种语言是行不通的,照实翻,观众失去了笑点,想个法子在字幕里逗个乐,又面临归化过度的风险——除了当时的网络流行语,贾秀琰还将其中一句台词意译为“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也被网友调侃“怎么还吟诗作对上了”。
也就是从这部电影开始,身为正规军的八一电影制片厂字幕翻译,贾秀琰被网友盯上了。第二年,她署名翻译的《环太平洋》(Pacific
Rim)上映,这部科幻大片同样十分受关注,连带她的字幕翻译再次进入网友视野。在诸多争论中,最醒目的是她将“elbow
rocket”译作“天马流星拳”,诸如此类的细节迅速被网友提炼出来攻击。
到了2014年,经过前两年的铺垫,网友对贾秀琰翻译的不满累积到峰值。《银河护卫队》(Guardians
of the
Galaxy)上映后,她发现自己站在了风口浪尖,并且这一回比《黑衣人3》和《环太平洋》都要猛烈。以至于后来她打开微博前都要深吸一口气,上千条评论提醒闪烁着红色数字,令她发毛。
有翻译界前辈问她:“小贾,你是想靠微博挣钱吗,想成为网红吗?”有一天她再登录,突然失去面对评论里咒骂、侮辱和讥讽的勇气,她觉得自己一个姑娘家,为什么要看陌生人来骂自己祖宗十八代呢。那时候,她前几条微博的评论都有上万条,她把这些一股脑儿都删了,然后退出登录,从此再没上去过。

这次,大反派变成了人类,而且是打不死的小强。动物们的种类也多了起来,基本上,该有的都有了。

图片 1

3D效果还行,比去年的《蓝精灵》强多了,这次是在民乐园万达看的,估计看imax会更爽。不过整个场子里观影者不超过20人,这倒比较给力。

很偷懒得截了个图

配乐依旧很棒,尤其是kitty
perry的《firework》,那段应该是全片的高潮了。片尾还是那首熟悉的《let’s
move it》,真是百听不厌啊。之后播放字幕的时候有首《love always comes as
a surprise》听着很有感觉。

《敦刻尔克》里的“家国之争”
逃出微博喧闹的世界后,贾秀琰松了一口气。但这并不妨碍网友依旧跑去她的微博发泄。每当有一部翻译署名贾秀琰的电影上映,她之前微博里的评论数量仍会激增。
最近一次是《敦刻尔克》上映,时间为今年9月。克里斯托弗·诺兰是国际大导演,代表作诸如“蝙蝠侠三部曲”和《盗梦空间》,是许多电影迷的心头好,无论在美国、英国:还是中国,都很受关注。消息一出来,就有网友跑去贾秀琰微博留言说“放过诺兰”。再往前,她被刷屏是去年李安导演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上映。
按照历史分配习惯,像《敦刻尔克》和《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这类战争题材电影,字幕和配音工作通常都会分派到贾秀琰所在的八一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八一厂”)。分派者是中国电影集团进出口公司。浪漫爱情片会分到上海电影译制厂(以下简称“上译厂”),长春电影制片厂则往往是动画片或者日韩电影,再加上中影译制中心,它们并称为中国“四大译制厂”。中国每年34部进口分账大片,都由这四家来完成字幕译制和配音。
《敦刻尔克》不出意外地分到了八一厂。制片人王进喜根据手下每位译者的个人特色,来决定具体派给谁。比如另一位翻译崔晓东,个人特色也是幽默,擅长翻译喜剧——最容易产生争议的类型,但他不用微博,网友想骂也抓不着人。贾秀琰还替八一厂另一位已经退休的老翻译刘大勇挨过骂,他身上最著名争议点,是将《复仇者联盟》里的“son
of bitch”译成“你这个老伙计”。
今年7月,贾秀琰拿到《敦刻尔克》样片和英文剧本的时候,比欧美首映还早了一个礼拜。片子是个打满水印的黑白版。在片方为保护片源做了各种技术处理后,《敦刻尔克》还算是个“能看”的版本,有些片方发过去的片子,干脆画面里全是毛玻璃,只留给翻译一点清晰的嘴形——这也是片方宁可选择担得起版权责任的机构的原因之一。
《敦刻尔克》上映后,台词里对“home”的翻译迅速被关注起来。争议之一是,贾秀琰将其中若干处翻译成了“祖国”,而非更直白的“家”。
如果全都译成“家”,自然没什么问题。但贾秀琰说,动手翻译前,她在亚马逊上买到一本参考书,6月份刚出版的《敦刻尔克:电影背后的历史》(DUNKIRK:The
History Behind the Major Motion Picture),作者约书亚·莱文(Joshua
Levine)是历史学家,他在书中与诺兰展开对话,贾秀琰在该对话中“读到了诺兰的家国情怀”。她又想起此前《战狼2》制片人曾分享过的见闻:当年撤侨,在利比亚等待救援的中国人,最后终于盼到了中国救援队,当他们看到五星红旗,都抑制不住激动地下跪。“这种强烈的感情,跟我们平常路过长安街,看到国旗时的平常心情肯定不一样吧?”贾秀琰这样问自己。
片中出现“home”7次。士兵汤米说“take me
home”,译的是“带我回家”,而到了指挥官波顿,他看到大批飘着英国国旗的渔船出现时的那个镜头,那句却译成了“我看到了……祖国”这个更具情感色彩的词。对网友的嘲讽,贾秀琰自己觉得有点委屈,“简单粗暴就统一翻译成‘家’,也没人会说什么。但傅雷先生翻译时讲究‘行文流畅,色彩变化’,这里就太需要对色彩变化进行区分了”。

唯一不足的是字幕,据说《黑衣人3》和本片是同一人翻译的,真是糟蹋完《黑衣人3》又来糟蹋《马3》,什么样的网络用语都用上了,这种风格刚开始可能还会觉得比较新鲜,比较有意思,次数多了,就不那么好玩了。希望下次看片,不要又是此人翻译。

图片 2

罗嗦了一大堆,想看的去电影院看吧,保证你拥有90多分钟的快乐时光。有部分剧透,嘿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